1. 五秒科技首页
  2. 互联网

深陷亏损泥潭、监管高压来临,网易有道的日子并不好过

网易有道正陷入内外交困的尴尬境地。

1

作者:龚进辉

众所周知,在线教育赛道竞争惨烈,无休止的广告投放推高整体运营成本,无形中增加教培企业盈利难度。扎心的是,不少玩家陷入长期亏损境地,其中不乏头部玩家,比如网易有道。

前不久,网易有道发布2021年Q1财报,营收为13.4亿元,同比增长147.5%,再次创下历史新高,但尴尬的是,亏损也水涨船高,净亏损达3.27亿元,去年同期为1.69亿元,同比增长93.5%。

至此,网易有道已创下连亏11个季度的纪录,亏损额逐步走高,让人触目惊心。2018-2020年,其分别亏损2.39亿元、6.37亿元和17.53亿元,加上今年Q1亏损3.27亿元,至今亏损近30亿元。而网易有道同期营收分别为7.32亿元、13.05亿元和31.6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0.53%、78.36%和142.74%,涨势喜人。

因此,难怪外界不禁感慨道,网易有道已陷入“营收越高亏损越大”的怪圈,短期内无法走向盈利。而其之所以亏损加剧,与以营销费用和研发费用为代表的各项支出成本翻倍增加不无关系。尤其是营销费用,在公司上市后开启暴涨模式。

数据显示,2017-2019年,网易有道营销费用分别为1.36亿元、2.13亿元、6.23亿元,尽管呈现逐年大幅增长,但相对可控,并未给其造成过于沉重的负担。不过,2020年网易有道画风突变,似乎有失控的迹象,全年营销费用飙升到26.97亿元,占营收的比例竟然高达85.13%。

其中,2020年Q4,网易有道营销费用为8.05亿元,而上年同期为2.06亿元,相当于3.9倍。有钱好办事,因此,你会看到,2020年网易有道疯狂刷存在感:邀请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代言有道精品课,冠名、赞助湖南卫视多档综艺节目,牵手《浪姐2》。

历经如此大力度烧钱,网易有道成功跻身教育行业移动广告投放量前三。而其投放重点集中在K12业务。原因很简单,在“停课不停学”的政策扶持下,大量中小学生通过线上复课,K12在线教育渗透率快速增长,2020年上升至23.2%,增长率远超历年数据。

换言之,K12有效解决优质教育资源紧缺现象,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网易有道自然不甘示弱,加大投入力度势在必行。你还别说,这招果然有效,今年Q1,有道精品课为网易有道贡献过半营收,实现销售收入7.41亿元,占当季营收比重高达55.3%。其中,K12业务销售收入为4.42亿元,同比增长130.2%。

不过,烧钱获客的弊端同样显而易见,即加重企业运营成本压力,使网易有道深陷亏损泥潭,但其似乎不以为意。网易有道表示,在销售、市场及品牌推广方面的投入短期内会令净亏损扩大,但预期可建立一个庞大而可持续发展的用户群体。

面对巨额亏损和大幅投入,网易有道正在积极筹钱。今年2月,其披露已完成700万股美国存托股公开发行,发行定价为34美元/ADS,扣除承销商佣金和相关发行费用,融资净额约2.32亿美元。此外,网易还将向有道提供3亿美元授信。

不难看出,尽管网易有道承受不小的亏损压力,但似乎并不打算削减营销力度,即便其想止损,近乎杀红眼的外部大环境也不允许其在广告投放上有所松懈,否则市场地位可能一落千丈。中科院发布的网课市场报告显示,猿辅导、学而思、作业帮位列前三,网易有道仅排名第八,与第一梯队存在较大差距。

事实上,网易有道不仅一时半会解不开亏损难题,还面临愈发凶猛的行业监管风暴。今年以来,教培行业加强监管,相关部门加大力度整治市场乱象。今年4月23日,北京市教委点名批评网易有道,称网易有道精品课在网站、App售卖暑秋联报课程,违规提前招生收费,以明显低于成本价格售卖课程,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

对此,网易有道回应称,将严格遵守相关法规和预售政策,下架涉及提前招生的课程;同时,自查并改正网站、App中的不当宣传用语。不过,其被点名之后违规的行为似乎并未立即停止。有媒体于4月24日、4月27日在有道精品课App发现,以初一课程为例,网易有道仍在售卖暑假班,且可以付费购买。

此外,网易有道还成为黑猫投诉平台的常客,退费难、虚假宣传、骚扰频繁等乱象饱受诟病。以虚假宣传为例,有网友参与“有道学习硬件”合成大西瓜两个可以免费得有道词典笔3的活动,在确认自己完成的情况下,客服并未兑付奖励,并给出各种理由。

该网友认为,活动规则不清楚,“有道学习硬件”涉嫌虚假宣传。不止“有道学习硬件”遭致用户不满,“有道少儿甜甜妈”也收到来自多位用户的投诉。由此可见,网易有道想要重拾用户信任,发力用户口碑建设,仍需付出诸多努力,并保持充足耐心。

在我看来,当下监管不断收紧是个利好消息,对于规范行业发展起到正向推动作用,可以让过热的在线教育回归教育本质。近年来,大量资本涌入这一热门赛道,在提升在线教育渗透率的同时,也带来大大小小的各种问题。最突出的一个问题便是:资本过度催熟,导致在线教育逐渐失去原有的教育初心,风风火火的行业充斥着虚假繁荣。

恕我直言,互联网那套短平快的打法并不适用于教育行业,它有自身特定发展逻辑,属于一门典型的慢生意,非常讲究深耕细作,单靠简单粗暴的营销战,只能赢得一时的胜利,却无法笑到最后,持续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才是王道,并做时间的朋友,这也是在线教育生生不息的关键所在。

考虑到在线教育发展尚处在初期,依靠烧钱抢占市场份额的现象仍将持续发酵,K12赛道竞争加剧在所难免,网易有道不能置身事外。不过,随着流量战、品牌战、模式战硝烟散去,最终决定教培企业生死的还是内容优质与否。如果网易有道有朝一日可以从营销驱动蜕变为产品和用户口碑驱动,那就不愁市场份额上不去,盈利也就水到渠成。

显然,网易有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来看,其重营销轻课程的打法不会有根本性改变,决定其仍将面临亏损加剧,以及积攒用户口碑任重道远等多重尴尬。话说,在不断升级的市场竞争中,网易有道能否打开更广阔的空间,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对了,随着监管政策高压来临,最近在线教育行业兴起一股裁员潮,猿辅导、作业帮、高途均卷入其中,网易有道亦不能幸免,一系列内忧外患之下,日子并不好过,未来将走向何方备受瞩目,其只能自求多福,且行且珍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1/06/07/3710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