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互联网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高价彩礼本质是成本转移的厚嫁,根源则在于女性经济地位不独立。

文 | 五秒科技作者   蚂蚁虫

一周前,我写了篇关于江西彩礼为什么高的文章。将江西高价彩礼产生的客观原因,归纳为适婚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人口外流、集中式相亲、独特环境、传统农业社会等方面。

在整理资料和分析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高价彩礼这个经济现象的背后,绝不仅仅是男女比例失调等客观因素这么简单,而是有着更深层的经济学原因。因为信息量巨大,只好分成两篇写,本文就是续篇。

本文从经济学角度来剖析高价彩礼现象,试图回答以下问题:高价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它在婚姻市场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是否如外界所批评的那样全是危害,应不应该打击高价彩礼行为,以及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等等。

先行声明:本文中的交易、市场、供需等均为经济学名词,无道德或价值观属性,没有物化女性和婚姻之意,请勿展开联想。

本文较长,约1万字。如无时间或没耐心看完,可先收藏直接看要点:1、通过无差异曲线和供需曲线原理,可推导出彩礼行情是市场作用的结果;2、高价彩礼并非全是弊端,也有提高相亲效率、减少女青年外流、降低离婚率等积极作用;3、高价彩礼本质是成本转移的厚嫁,根源在于多数女性经济不独立、对婚姻的依附性强;4、高价彩礼不是原因而是结果,直接打击只会适得其反;消灭高价彩礼的方法——帮助女性提高经济地位、夯实社会保障体系。5、对于多数剩男来说,他们并不是被高价彩礼淘汰,而是自身竞争力不足出局。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01 从经济学角度重新认识高价彩礼的形成

在与同为自媒体作者的好友范子龙讨论高价彩礼时,他提出了一个近都市圈效应的观点。这个观点源于身边感知,范子龙留意到西安、合肥等周边市县的彩礼非常特别,明显高出城区和离大城市更远的其他市县,他称之为近都市圈效应。

回头来看江西省:由于地理位置和上层战略等原因,江西既没有融入到以上海为首的长三角城市群,也没有融入到广州深圳为首的珠三角城市群,但却和两大城市群相接相望,其状态与临近都市圈的市县相近,而彩礼也正好几乎是周边省分中最高的(只有讲究传统习俗的福建是例外),完美契合近都市圈效应的模型。

我在小调查也观察到了类似的情况,南昌市、鹰潭市的郊县和农村彩礼,价格就高于市区。而在各平台网友的评价回复中,发现它们在江西省内并非特例,九江、景德镇、赣州、上饶、新余、萍乡等很多城市也是如此。

至于导致近都市圈效应的原因,范子龙从心理学角度进行分析,认为人最怕的是(某种东西)看得到却得不到,更为渴望得到。近都市圈的人们往往比远离都市圈的人,更向往大都市的高品质生活,因此越靠近都市圈,象征生活品质的彩礼就越高。

其实,高价彩礼作为经济现象,还可以用经济学理论来进行解释,而且至少有两种。

一种是预算约束下的无差异曲线理论。

在彩礼地区的相亲市场上,如果将一夫一妻制视为女性婚姻的预算约束,那么可以把男方所在地的居民福利和他的彩礼看成是两个商品组合,适龄未婚女性将在预算约束下对城市居民福利和彩礼进行选择。

在选择高彩礼的同时,意味着她可以忍受当地较低的居民福利,如A点;而选择高质量居民福利的城市时,她能接受低彩礼如C点;或者选择中等金额彩礼和中等居民福利的B点。无论A、B、C点,还是在这条曲线的其他不同组合,在她看来其满足程度都是相同的,这也是无差异曲线名字的由来。在有多个选择的情况下,作为理性人,未婚女性优先选择无差异曲线和曲线外的点,以实现利益最大化。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一般而言,城市的经济越发达,它提供的就业、医疗、教育、文化、体育等生活服务就越丰富和优质,居民从中获得的福利价值越大,足以替代一部分彩礼金额。当C点无限向右下移动时,彩礼金额便趋近于零。网友留言中也人说,身边有一些江西女性外嫁到他们那,反而没有要彩礼;北京、上海等城市里的男青年,有时无需个人能力和家庭条件,凭借着户口身份就可以赢得外地女青年的青睐,其实也是这个道理。

在现实中适龄女性也是这么选择的,某个城市的婚恋市场如果基本一体化,那么以城市为中心,从城区到郊区再到农村彩礼价格依次上升。甚至在一个县内都可能存在着三种行情:县城、近郊乡镇、偏远乡村。彩礼价格依次递增,县城和近郊乡镇相差较小,而偏远乡村增幅较大。网友的最新反馈信息显示,横峰县和弋阳县交界的偏远山村,彩礼价格已经飙升到50万元,几乎相当于横峰县城的两倍。

另一个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供需曲线理论。

适龄男女的婚恋市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充分竞争市场。在传统婚姻观念下,适龄男青年是需求方,而适龄女青年则是供给方。由于需求方和供给方都是个人,因此不会形成市场势力。彩礼可视为婚恋行为的价格,随着供给和需求曲线的移动而变化。

由于不同市县、不同乡镇的经济水平、男女比例、风俗文化等情况不同,每一个市县、每一个乡镇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子市场。为了便于直观理解,我们将子市场简化为城市和农村两个(分成两个独立市场推导也可以得到相同的结论),并假设一开始城市和农村两个子市场完全相同,均处于均衡状态的A点,彩礼价格为P1。

后来,由于农村相对落后,一部分向往美好生活的农村女青年离开农村来到城市。于是,对农村子市场来说,供给量减少了,导致供给曲线左移;而男青年面临着家庭关系、就业、搬家成本等因素,无法跟随女青年同步迁移到城市,因此需求曲线不动。农村供给曲线移动形成了新的均衡点B,导致彩礼价格从P1提高到P2,而婚配数量从Q1下降到时Q2。新的农村剩男就这么产生了,数量就是用Q1减去Q2的值。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同理,农村女青年的流入让城市的供给量增加,于是供给曲线右移,均衡点从A点变为C点,彩礼价格从P1降为P3,而婚配数量则为Q1增长至Q3,城里小伙找对象更容易了。而此时,农村的彩礼价格已上升到P2,就高出城市P3一大截。

现在让我们回到上篇为什么江西彩礼这么贵的讨论上来。

江西省作为全国适龄男女比例最大的省份,在周边区域中经济水平相对落后,当地婚姻观念又比较传统(绝大部分人视婚姻为必需品)。将江西省适龄男性视为整体,分别植入以上两种理论的模型中,得到下面两个图。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在无差异曲线理论中,由于经济较周边省份落后,江西居民福利水平整体不如它们,因此横坐标的位子处于周边省份的左侧。如果想让自己站在无差异曲线上被适龄女性选中,江西适龄男性就必须拿出更高的彩礼。而在供需曲线理论下,江西省的适龄女青年外流周边省份,导致己方的供给下降而周边省份的供给增加了,最终彩礼价格上升而婚配数量下降。

具体推导过程与近都市圈模型时一样,在此略过。在不考虑偏好因素的前提下,二者都能推导出江西彩礼高于周边省份的结论。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把自己家附近两个彩礼不同的地方(比如本县和邻县、市区和郊区)代入曲线模型,结合居民福利水平和人口流动方向进行推导,看看出来的结果是不是与事实相符。

02 不全是坏处,高价彩礼也有积极作用

很多人对高价彩礼持猛烈批评态度,认为败坏了风俗,危害了社会。不可否认,高价彩礼现象确实会带来一些坏处,比如男性结婚成本大幅提高、助长了攀比风,并可能因此引发因婚致贫、利益纠纷等其他社会问题。

其中最多的是担心高价彩礼会引发攀比风,导致彩礼价格失序。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但实际不太可能发生。婚恋是个充分竞争市场,彩礼价格上涨会受到需求的反制约,主流行情难以超过当地经济水平,即便偶有突破也会迅速回调,否则很多想结婚的姑娘嫁不出去。

关注高彩礼现象始于九江银行彩礼贷热点,因此小调查时增加了因为结婚负债情况一项。原本我以为连银行都想从中分一杯羹,那么彩礼应该是很多家庭的沉重负担。

结果有些出乎意外,多数受访者一方面认为彩礼金额偏高,同时也承认当地多数正常家庭还能负担得起。因结婚而负债的情况时有存在,但多数家庭的金额通常不是很高,在10-15万元左右。毕竟结婚是大事,大部分男方家庭会提前数年就开始准备。借款多以亲友互助为主,一般不用支付利息。正常打工人家庭,这笔债务一般两三年就能还清。这样看来,彩礼考验不只是家庭资产实力,更多的是看它的流动性能力是否强大。

彩礼开支在多数家庭有压力但能承受的范围之内,表明江西的彩礼行情并不比适龄男女性别比失调的情况严重,市场整体上并没有失控。

目前的高价彩礼现象,是婚恋市场各种因素共同作用下的结果,其存在有着合理的一面。它并非一无是处,相反有着一些常常被大家所忽略的积极作用。

首先,彩礼提高了相亲效率,促进了婚姻资源配置。

江西省多数市县婚姻以相亲为主,而且往往是集中式相亲(在河南、河北、四川、湖南等劳务输出大省的很多市县也是如此)。相亲最大的痛点是,双方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透明和不对等,光听媒人和对方的介绍(他们常常会过滤不利信息、虚增优点、夸大能力,以增加相亲成功率),很难获得对方的准确信息。

性格、三观、兴趣等虽然需一定时间才能全面了解,但见面交流也能提供一定参考,所以相亲时女方更侧重于考察对方的收入、资产、家庭经济状况等硬实力。但这些要核实起来难度很大,而且费力费时,并不现实。

彩礼为双方提供了一个简单有效的可量化工具。女方根据自身条件和个人意愿,结合当地行情提出一个彩礼金额。男方能够接受,表明他具备较强的经济能力并认可这桩婚姻的价值。反之,则要么家庭条件或个人能力无法达到要求,要么其诚意不足。女方可以很快从众多男青年中筛选出心仪的候选者。有时候女方还会以彩礼作为武器,开出高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比如抗议家里安排的相亲、吓退不喜欢的男子等。

同样,男方可以通过彩礼金额来判断自己和女方是否匹配,并迅速作出决策,或接受彩礼要求向女方表明诚意,或放弃改寻条件更匹配的女性。这样一来大大提高了相亲效率,实现了有限资源的快速合理配置。

其次,减少女性外流,有利于缓解本地男女失调问题。

在讨论江西高价彩礼时,我们常常看到省外网友在网上气愤地说,“我干嘛非要和江西姑娘在一起,娶个别省姑娘不香吗?”这种反应非常正常,高彩礼地区意味着结婚成本较高,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男青年会优先考虑其他成本较低地区的姑娘。

对于跨省恋的江西姑娘来说,这话听了很是伤心,如果下调不了彩礼金额,就不得不和恋人分开。但对于本地小伙子来说,却是一大利好,因为姑娘们就能多留在本地。如果江西彩礼低于或与周边省份持平,那么江西女青年外嫁的比例会比现在还要高。

在男青年抱怨高价彩礼的种种危害时,它却在暗中阻击省外男青年,有效减少了本地女青年外流,变相帮助他们提高成功率。

再者,客观上改变重男轻女思想,提高了女性地位。

高彩礼地区由于经济落后,往往传统习俗保持较多。而讲究传统习俗的地方,往往存在着重男轻女思想,女性地位相对较低。但实际上,如今高彩礼地区,女性的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明显提高,甚至高得有些出奇。小调查时发现,不止是江西,分布在河北、河南、陕西的多个受访对象提到,当地公公婆婆对待儿媳妇的态度非常好,宛如亲生女儿。

婆媳关系和睦、出嫁女性地位提高,自然与娶亲成本高相关。婆媳关系历来难处,没想到这个千年难题却被高彩礼给轻松破解了。这在一定程度上又反过来影响了自由恋爱的彩礼行情,不少人表示女儿自由恋爱也要收彩礼,因为不收彩礼的话担心女儿婚后被男方轻视。自由恋爱和相亲一样的彩礼行情,我觉得父母的这种担心才是主因,超过了攀比心理的作用。

过去有些地方特别是农村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女孩获得的成长资源远小于男孩,特别是受教育方面。如今这种思想渐渐淡化、基本消亡了。促使改变有很多原因,比如收入水平提高、公共服务完善、少子女化等,其中也有彩礼带来的利益驱动。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有意思的是,高价彩礼还降低了当地的离婚率。

201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江西的离婚率为2.4%,在全国属于较低水平,仅略高于云南、山东、上海、浙江等少数省市。高价彩礼提高了结婚成本,夫妻双方对待婚姻的态度更为严肃、谨慎,客观上起到了很好的稳定作用。甚至还有可能,双方因为结婚成本高而更加宽容对方,提高了婚姻幸福指数。嗯,这与新婚姻法设置离婚冷静期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通过提高成本来实现降低离婚率。

站在家庭条件较差或个人能力欠佳的男方角度,高价彩礼无疑是非常残酷的。但从女方的立场而言,她们找到心仪的对象,获得了更好的婚姻物质基础;同样,娶亲成功的男青年在竞争中胜出,他们付出彩礼等一系列成本,但从婚姻中获得的收益更大。从整个社会角度来说,实现了资源有效配置和福利最大化。

03 高彩礼本质是成本转移的厚嫁,源于女性经济不独立

在上篇江西高彩礼文章里,我提到了江西大部分市县的彩礼是会返还给小两口的。只是返还比例因地因人而异,通常在多半或全部,超额返还的现象日渐增多。那么问题来了,很多人好奇,既然收了之后又返还,那为什么不直接少收或不收呢?

不妨先看看女方家长是如何返还彩礼的。

以前女方出嫁时多以现金压箱底,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改用女儿名字开户的存折或银行卡。不少女方家长在结婚时并不告知存折或银行卡的密码,而是等到小两口婚姻关系稳定或生了孩子才告知,有时甚至拖到两三年后。

还有的父母宁可背负着“卖女儿”的骂名,也要采取将存折或银行卡悄悄塞给女儿的隐秘方式,不让男方知晓。一个南昌朋友一直认为他岳父把彩礼全部扣下,直到孩子生下来后他老婆告诉他:其实岳父一分钱都没留,而是全部存在银行卡给了他老婆。一些娶江西姑娘的省外男青年,抱怨老丈人没有返还彩礼,有可能也是类似情形。不要着急,等到婚后生活稳定了,或许哪天妻子突然给你一个惊喜。

凡此种种操作手法,让婚后女方在这笔钱的使用上获得了绝对的支配权,男方想动用这笔钱,必须经过妻子的同意。从江西的情况来看,“伏弟魔”、“卖女儿”等彩礼扶贫现象虽然仍然部分存在,但随着经济发展其比例越来越少。不止是城市也包括农村,大部分女方家庭的返还比例在不断提高。男方的高价彩礼,最后大部分转化成为了女方的嫁妆。

钱收进来然后又返回去,似乎是繁文缛节的仪式流程,纯属多此一举。虽说肉烂在锅里,但从彩礼到嫁妆,一来一往之间这笔钱的性质悄悄发生了变化。

就彩礼和嫁妆的法律性质,我咨询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学博士朋友。他表示,在法律上,彩礼视为男方基于联姻目的而对女方的赠与,除双方后来未结婚、女方存在骗婚行为等少数情形外,通常不支持退回。在司法实践中,除非有相反证据,嫁妆往往被认为是女方的婚前财产,属于女方个人,而婚前财产则明确受到了民法典的保护。

嫁妆作为女方个人财产受到保护,至少早在宋朝便有了。宋朝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讲究厚嫁的朝代。一方面是其经济发达,民间财富积累较多具备厚嫁的实力;另一方面其文明程度最接近于现代社会,较少重男轻女的思想。宋朝人将嫁妆称为奁产,意思是已婚女性的私人财产,如果离婚或改嫁可以带走。很明显,宋朝人厚嫁不是面子工程,而是为女儿婚后生活提供的切实保障。

同理,现在的女方父母如此费尽心思,无非也是让女儿婚后生活获得更多的保障。2020年江西省人均可支配收入2.8万元,以彩礼平均行情20万元计,大体相当于7年的可支配收入。正好与婚姻的七年之痒暗合,这当然是个巧合。有了这一大笔钱傍身,妈妈再也不担心女儿未来婚姻风险,哪怕是嫁给一个不太熟悉的相亲对象。

正如无论向谁收税最终多数税负成本落到话语权较弱一方那样,在江西适婚男女比例高居不下的情况下,女方嫁妆的大部分成本实际由男方以彩礼形式买单。类似江西省这样的高价彩礼现象,其实是成本转移支付的厚嫁,本质上是对女性未来婚姻生活的保障机制。

在趣的是,虽然各地彩礼行情比较坚挺,但并不是铁板一块。如果男方条件出色,比如是公务员、教师、医生、大型国企员工等,很多女方家长也愿意主动下调彩礼金额,以促成婚事。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准女婿工作稳定、收入高,能带给女儿高质量的生活;而且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婚姻风险相对较小,而他的身份背书,已起到类似彩礼的保障作用。

山西的彩礼相对江西较低,但父母同样有着类似的婚姻保障思路。一个山西朋友说,他们当地相亲市场的核心指标不是对方现在能赚多少工资,而是看他(她)是否有退休工资、职级有多高,最抢手的是在机关、事业单位、铁路、大国企等系统内拥有铁饭碗的人。在经历过煤炭辉煌期的山西人看来,一时高工资远不如一个稳定的铁饭碗来得更有安全感。

在古代,由于传统男权思想主导社会和经济,女性很难脱离婚姻而生存,所以父母尽可能厚嫁保障女儿的婚后生活。那么问题来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女性的权利和地位都在逐步提高,为什么现在江西的家长仍如此执着于为女儿提供高金额保障呢?

没能找到江西女性薪资的统计报告,我进行了小范围访问调查,了解到的情况是:江西各市县六七成以上(实际比例可能高至8成,因为国家统计局官网公开的《中国统计年鉴2018》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江西省大学学历人口占比仅8.6%)职业女性为普通学历,就业方向比较狭窄,主要在超市、商店、酒店、幼儿园、工厂等私营单位上班,从事财会、行政、文员、服务员、幼师等岗位。通常月工资在两三千元左右,较2019年江西省私营单位就业人员46341元的平均年薪低出近3成以上。

同样是低学历,男性即便从事快递员、外卖员等低技术性职业,工资要高于女性一两倍甚至更多。出于成本和管理等方面考虑,江西很多(或者说大多数)小微企业不为员工交纳社保,员工只能自己去申请交纳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工资微薄而花钱的地方很多,相当部分普通学历女性选择不交纳养老保险。

前几年便有报告指出,国内一线城市的男女薪酬差异最小,从三四线城市差异开始拉大。当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职业女性开始独立并享受高质量的个人生活时,多数江西职业女性靠两三千元工资想过上体面生活仍然是天方夜谭。她们若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就不得不依赖于婚姻。

设身处地设想一下,一个月入3千元左右没有社保的年轻女性,面对着相当于六年工资收入的20万元彩礼,会不会心动?当女方家长将彩礼以自己名字存折或银行卡的形式返还时,多数普通学历女性都难以抵挡住诱惑;反倒是有不少高学历职业女性主动将彩礼调到低标准。

有些人指责江西女青年在彩礼问题上没有主见,一味听从父母的意见和安排。实际上,大多数女性收入微薄,根本没有足够的底气来反驳父母。那些和外省小伙因为彩礼而分手的江西姑娘,她们并非不渴望爱情不爱对方,而是难敌现实的残酷(外省小伙如果一开始就对彩礼持坚决反对态度的话,姑娘往往会因此对小伙是否真心爱自己产生动摇,甚至主动先放弃)。

因此,男女比例失调只是彩礼价格上涨的导火索。彩礼现象的根源不在于男女比例失调,而是大多数女性经济不独立,使得她们不得不将婚姻作为未来生活的保障。而相亲的信息不对称和信息不透明,让她们只能依赖彩礼这个可量化指标来判断对方的能力和诚意。

04 直接打击适得其反,如何科学消灭高价彩礼?

江西省这种与经济水平不太成正比的高价彩礼,招致不少人的激烈批评。在网上搜索相关文章,基本上也多是“高价彩礼之风不可助长”、“苦高价彩礼之风久矣”的言论,一些激进者甚至提出了应该严厉打击高价彩礼的要求,甚至恨不得将高价彩礼入刑。

且不讨论严厉打击高价彩礼的合法性,不妨先从理论上推导一下打击对市场的影响。假设某地制定彩礼上限价格,超过标准一经发现将对女方罚款10万元。由于政策本身没有改变供需关系,只是提高了女方的风险成本,相当于实际彩礼金额为收到彩礼减去10万元,那么供给曲线将向左移动,均衡点从A移动到B,出现了彩礼价格上升、婚配数量减少的情况。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P2减P1的值在10万元左右,甚至可能更高(风险成本包括但不仅于10万元罚款)。也就是说,对女方的10万元罚款实际大多数转嫁给了男方,这样一来,男方的彩礼成本不但没有降低反而增加了。Q1减Q2则是适龄女青年的减少数,有人可能会好奇,她们去哪了?回到前面的无差异曲线,当居民福利较低城市的彩礼被限制时,她们中的一部分就会选择嫁到福利较高的外地城市。

打击高价彩礼看似在保护男方利益,最终却造成了彩礼上涨、加大了女性外流。非但达不到预想效果,反而适得其反,情况变得更为糟糕。和最近某份报告认为文科生多导致中等收入陷阱一样,原因在于搞反了因果关系,不是高价彩礼导致了男性结婚难,而男性结婚难推动着彩礼上涨。实际上,近年江西省有几个区县出台过红头文件,要求辖内居民彩礼不得超过10万元,都只在推出时热闹了一阵子,最后无疾而终。

相比严厉打击,一些基层的务实做法更值得借鉴。据横峰县关田村总支书兼村主任陈根春表示,他们一方面反对铺张浪费,利用疫情契机打击大操大办,帮助村民降低了少则两三万元、多则六七万元的成本支出;另一方面对彩礼行为采取柔性引导,通过村干部、乡贤等带头树立榜样,将行情控制在较合理水平范围内,而且基本上实现了彩礼全额返还。

当然,这是基层组织应对高价彩礼的管理方式,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毕竟男女比例失调是短期内无法解决的问题。那么,在此前提下,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现象呢?

回到一开始的无差异曲线和供需曲线模型上来,其实它们是有漏洞的,其中隐藏了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默认所有未婚女性都认可彩礼的价值。但对于高收入女性和与男性收入相近的女性来说,收入效应使得她们对主流彩礼不感兴趣。她们不是彩礼相亲市场上的供给方,更不屑于在无差异曲线上进行选择。因为她们拥有一定的物质条件基础,更在意精神层面的追求,比如男方的形象素质、三观、生活方式、兴趣爱好等。这也是为什么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彩礼基本消失的根本原因。

同理,如果江西等省份的多数女性也具备独立的经济地位,将摆脱对婚姻的依赖性,那么高彩礼现象就会自然消失。因此,在高彩礼地区,努力提高女性经济地位才是科学消灭高价彩礼的唯一正确方式。

要提高江西等省份的女性经济地位,可以从这三个方面入手:

1、教育是提高人力资本的最好投资,增加对女性学历教育、职业培训等方面的扶持。

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职场女性的教育回报系数为0.051,女性每增加一年教育年限,平均薪酬可提高5.1%,这一比例较男性高出0.5%。江西等高彩礼省份的女性薪资水平低,主要原因就是受教育程度低所致。对此,90后女青年小雪深有体会,她外出求职时发现,同为科班幼师专业,人家本科学历可以拿到5000元工资,而自己大专文凭只有3000元。

就女性受教育程度问题,我采访了上饶和鹰潭、宜春的几位中学老师。得到的反馈基本一致:9年义务教育、国家贫困生助学金和妇联春蕾女童计划等一系列政策的推行,女孩因为家庭贫困读不起书的现象已经杜绝。在某高中老师的记忆中,从八九年前左右,班上女生的比例开始逐步提高。他表示,绝大多数家长都支持子女接受更高教育,不会因为性别不同而区别对待女儿。

真正卡住江西女性教育程度提高的瓶颈,既不是观念落后也不是初等教育设施不足,而是省内高校资源的严重短缺。江西、河南、河北等高彩礼省份,除了河北靠近京津的地缘优势承接的高校较多外,其他省份高学历人口占比都偏低。2017年江西省大学学历人口占比仅8.6%,河南为8.7%,与北京上海相去甚远不说,也不敌周边的湖北、湖南、安徽,甚至还不如西北的甘肃、宁夏。因此,只有通过省外高校扩大在江西招生名额、江西加大本省高校建设,才能真正解决女性受教育不足的问题。

2、继续推动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覆盖更多人群、提高全民保障力度。

无论是返还给女儿作嫁妆还是留为自用,江西女方家长收取高额彩礼意愿强烈的一个因素是缺乏安全感。对比江西等高彩礼省份和北京上海等发达省市的社保保障数据,就不难发现,高彩礼省份不但整体覆盖率不如发达省市,而且保障质量远不及它们。

发达省市以保障力度较高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为主,而高彩礼省份以只能满足基本生活开支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为主。我父母都已退休,正好一个是职工社保一个是居民社保,他们的退休工资之比在2.5:1左右,差距明显。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原始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或各省市统计局,蚂蚁虫整理统计计算。其中:浙江省为2019年数据(职工社保人数中包含了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人数),因为其2020年公报中没有分项说明,参保人数4355万较2019年增加了124万;河南省的居民社保人数为2018年的最新数据。

在省内,也能找到彩礼金额高低和社会保障高低呈负相关的实例。比如新余市和赣州市,无论是社保覆盖率和保障力度,都是前者高于后者,而后者的彩礼金额高出前者一截。

彩礼的本质是什么,如何才能科学地消灭高价彩礼?

​近年来江西省在社会保障方面取得很大的成绩。从2010至2020年的10年时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人数增长近1倍达到1168.2万,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几乎从零增长到2078.0万。看到成绩的同时也应该承认,多数江西人处于低保障的状态,还需要继续努力。

3、加快经济发展,为女性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无论是教育行业还是社会保障,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这些很大程度上又取决于当地经济水平;同时经济活跃也将为女性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所以大力发展特色产业和支柱产业 、提高经济水平才是王道。

今年中国已经实现了全面脱贫,正走向共同致富的大道上。但小康显然不是社会主义建设的终点,而是一个全新的起点。未来随着国家的政策优惠和资源分配向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倾斜,江西、河南等中部省份也将迎来发展机遇。都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一个人如此,一个省市、一个国家何尝也不是如此呢,毕竟GDP才是体现国民生活水平的最重要指标。

05 高价彩礼消失是必然,但有人会怀念它的好

从了解的情况看,江西女性在高中教育上实现了平等,大学教育程度比例开始上升。事实上,在南昌、九江、上饶、鹰潭等江西省内很多城市,已经开始出现“三高”剩女现象。虽然现在比例较小,但却是江西职业女性经济地位走向独立的信号。

大胆预计,随着适龄大学学历女性陆续进入婚恋市场,江西省的高彩礼现象在5-10年内得到缓解,其中经济发达一些的赣北地区会先于相对落后的赣南地区。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完善后,父母对女儿未来生活的担忧也将逐渐减轻,最终解除。相亲大概率还会一直持续下去,但男方不再视为女方的长期饭票,而是真正的人生伴侣。高价彩礼走向消失是必然的,彩礼即使保留也将进化为象征意义的形式,就像广东人的拜年利是一样。

其实,对于大部分的剩男来说,他们在婚姻市场并不是被高价彩礼淘汰,而是自身竞争力的不足导致出局。即使没有高价彩礼,他们被淘汰的概率仍然最大。

最后忍不住吐槽几句。虽然现在不少高价彩礼地方的男青年,在痛批它的种种坏处,但当未来姑娘们经济独立、不在意彩礼时,你们就十有八九会回过头来怀念它的好了。毕竟,当年拿得出彩礼就能大概率地把姑娘娶回家,而今后你们或许就真的再也配不上她们了。

蚂蚁虫——科技自媒体、企业战略分析师,虎嗅、钛媒体、艾瑞等多家科技网站认证作者,曾入围2015年100位科技自媒体作者、2016年钛媒体10大年度作者、2016年品途网10大年度作者、2018年砍柴网年度作者、2019年驱动号年度作者、2020年商业新知年度作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1/04/26/3564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