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泛商业

钟睒睒,这位新亚洲首富有没有泡沫?

文/熔财经

作者/星影

1月4日,港股农夫山泉股价再次大涨超8%,再创上市以来新高,总市值超6600亿港元。

去年9月上市以来,农夫山泉股价累计涨幅超过176%。随着农夫山泉股价的大涨,创始人钟睒睒的身价也水涨船高。

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钟睒睒以840亿美元身家跻身全球富豪榜第八位,已超越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排名第七位的是沃伦·巴菲特。

而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这位的低调浙江商人已经以709亿的身价成为亚洲首富。

图片1.png

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

其实这已经不是钟睒睒第一次登上首富的宝座。

2020年的11月,他就以640亿美元的市值力压中国互联网的二马(马云、马化腾)成为中国的首富。“熔财经”搜索发现,这位出生于1954年的浙江商人被人贴上了低调、儒商的标签,当然在经历了风风雨雨的2020年一跃成为首富,和他旗下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农夫山泉是分不开的。

股价暴增150%,农夫山泉真的有那么赚钱?

成立于1996年,源于钟睒睒创办的养生堂旗下的农夫山泉几乎不用过多介绍。

虽然在2011年和2013年遭遇了“标准不如自来水”的食品安全质疑。但之后的农夫山泉的发展驶入了快车道,在24年间,农夫山泉共打造出了7个爆款产品——农夫山泉、尖叫、茶π、东方树叶、水溶C100、维他命水与TOT气泡水。2020年9月农夫山泉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此后不断上涨的股价,招股时每股报港币21.5元,但2020年封关价已达每股港币54.9元。根据资料显示,作为公司掌门人的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84.4%股份,上涨两倍多的股票的溢价显然是成就这次亚洲新首富的最重要条件。

图片2.png

根据IPO显示,以2020年零售额计算,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于中国市场前三位。在包装饮用水行业中,农夫山泉的市场份额高居第一,达20.9%。市场上每5瓶饮用水,就有一瓶是农夫山泉。营收增速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和6.6%。

另据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近三年来保持稳定增长。2017年到2019年的收益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农夫山泉近三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3.85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20.6%。

同时农夫山泉还是营销方面的高手,“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这些今天看来有些网红属性的广告词背后其实都是钟睒睒的亲自策划。与销量相对应的,是农夫山泉极低的营销费用。2019年农夫山泉的广告支出仅为12亿,占总营收的5%。这在快消行业中,已经低到有点不可思议。这无疑得益于农夫山泉前期出色的市场营销。

瓶装水的高利润也是不少普通忽视的行业现实。可以简单通过成本定价法来反推,天然矿泉水的原料简单不需要配方,几乎还不需要生产,成本大部分都分布在包装和运输上,一瓶水的价值没有它的包装贵。在这方面农夫山泉饮用水的毛利率高达60.2%,这意味着,如果以单价2元计算,一瓶农夫山泉的利润就达到了1块2。而一瓶农夫山泉中真正的“水费”可能也就一毛钱。

图片3.png

而水费的成本又有多少呢?“熔财经”查到,因为布局够早,农夫山泉在千岛湖、长白山、大兴安岭等十余个国内优质水源地都建立了开发基地,在这个方面就有了天然的资源优势。其中如千岛湖等水源地,更是签有独占排他协议。水资源的成本微乎其微。

对于农夫山泉这样的大自然搬运工来说,一样是耗费人力物力取水,取的越多,边际成本越低、规模经济的优势就越显著。根据公开行业数据显示,整个中国瓶装饮用水行业已占我国软饮料行业收入的20%,年产量更是遥遥领先。这意味着,农夫山泉被市场所看好在未来十年应该还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当然农夫山泉目前的市场布局也并非完美。在主营业务农夫山泉在的一枝独秀的局面下,钟睒睒还是忍不住向其他纵深产业发展,面膜、保湿液、喷雾甚至还有碳酸咖啡。这些新产品在进入市场后显然没有获得农夫山泉的品牌口碑,不仅因为前期的产品调研的缺乏和农夫山泉的品牌拓展的不够,更主要的是对研发投入的缺失。据公开数据显示从17年到19年,农夫山泉在研发上仅仅花费0.47、1.07和1.15亿元,仅占总收入的0.27%、0.52%和0.48%。

不止农夫山泉,钟睒睒另一门大生意涨了2000%

说到钟睒睒就想到农夫山泉,其实除农夫山泉以外,他还持有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2020年4月,万泰生物药业上市后,几个月后,农夫山泉成为香港最热门的上市公司之一。而截至2020年12月万泰药业涨幅超过2000%。

图片4..png

钟睒睒买下万泰生物可以追溯到2001年。得知万泰生物想再次转让股权后,钟睒睒一举拿下万泰生物的股权。2020年4月29日,万泰生物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8.75元/股。当月30日收盘,万泰生物报收13.86元/股。2020年6月8日,万泰生物拉出第26个一字涨停板,涨幅高达1461%(涨超14倍),成为年内最牛新股,全年涨幅超过2000%。

作为一家从事体外诊断试剂、仪器与疫苗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企业,万泰生物的国产二价宫颈癌疫苗是截至目前我国唯一获批上市的;其国产九价疫苗也是全球第二个、中国首批申请临床试验的宫颈癌疫苗。

虽然万泰生物的主体业务和今年的疫情关联度并不算大。但是借助生物医疗以及疫苗等因素,在政策面还是受到了政府的青睐。据万泰医药的公告显示:自2020年7月1日至本公告披露日,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旗下子公司,仅2020年累计收到各类政府补助总额为4266万元。此外,2020年11月万泰医药的子公司戊肝疫苗还获得巴基斯坦药品注册许可,疫苗的业务已经悄然走出国门。

值得一提的是, 作为万泰生物的实控人,钟睒睒直接持有万泰生物20.2053%的股份,并通过养生堂间接持有万泰生物63.3526%的股份。实际持股超过了80%。

面对万泰生物的疯涨,证券机构其实一直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二价HPV疫苗批签发数量为211.2万,同比增长90.8%。但到了2019年7月底,二价HPV疫苗批签发为33万支。其中,二季度及7月均未见批签发,下滑明显。

图片4.png

东吴证券的分析师就曾指出,随着四价和九价批签发的相继放量,二价HPV疫苗的市场份额将被继续压缩。而在2020年1-4月,HPV疫苗批签发总量约为452万剂,同比增长73%。但二价苗的签发量继续下降,仅签发9.4万剂,同比下降71%。另据数据显示,二价HPV疫苗的签批发份额从2018年24%下降至21%,市场有下滑迹象。仅仅依靠二价疫苗,万泰药业未来的盈利未必有那么稳定。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以2019年三大HPV疫苗二价、四价、九价HPV疫苗在国内市场的批签发量分别为201万、554万和332万支,二价疫苗批签发量其实不增反减。HPV疫苗领域有来自于不少上市公司都有布局,虽然万泰生物已经在领跑,如果不能迅速打开市场空间,未来发展犹未可知。

全部控股超过8成,钟睒睒的资产帝国有泡沫?

分析了农夫山泉和万泰药业,可以发现钟睒睒旗下的公司有以下两个共同点:

一是两家公司的占股,钟睒睒的个人都超过了80%。

二是这两家公司的市值几乎都是在近一年甚至是近二年中飞速提高的。钟睒睒的首富主要也是来源于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市值的快速增长。

图片5.png

这两个共同点无疑让人提出一个疑问,这些市值是否具有泡沫?

解答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分析,一是股市的市盈率,所谓市盈率就是市盈率是指股票价格除以每股收益的比率。一般来说市盈率超过28,就表示该股票出现了投机性泡沫。当然在中国股市,这个数字可以放宽到50左右。

2017—2019年农夫山泉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净利润年均增长率也是20%,如此估算的话,截止2021年1月4日,农夫山泉在港股的市盈率为126,万泰生物在上证指数的市盈率更是高达174。

当然“熔财经”也清楚,不能简单用市盈率来判断一个股票的好坏,因为在中国的股市中上市公司消息不对称几乎已经成了人所共知的现实。所以我们还可以用对比的方法来对农夫山泉进行分析。同样是快消品,A股市值第一的茅台股份市盈率只有60倍,同为快销品牌,农夫山泉的市值确实太高了。

除了市盈率还可以从第二个角度进行分析,就是股东的控股比例,无论是农夫山泉的84.41%还是万泰生物83%,钟睒睒对两家上市公司的控股都是绝对大股东,其中万泰的股份是以养生堂名义控股的。由于个人持股的所占的绝对多数,必然导致市场炒作行为的产生,无论是庄家还是个人股东在持续提高股价后,都可以通过这场资本游戏得益,而如果这一切的推手是股东本人似乎也顺理成章,最后套现走人昨天的首富是否又会演出中国股市的一幕常见戏剧呢?

低调的钟睒睒由于首富的头衔变成了新闻焦点,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在商业上确有持续发展力,资本市场也已经给出了肯定,但是目前股市对其估值显然过高,并且明显有泡沫存在也没有考虑各种行业风险所带来的的危机。我们今天可以羡慕钟睒睒的百亿美元市值的身价。但更应该关注的是他的企业可以走多久,走多远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1/01/06/318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