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互联网

营收靠收购,利润靠补贴,高管频频减持,科大讯飞往哪飞?

文 | 五秒科技作者   倪叔

10月23日,科大讯飞全球1024开发者节在合肥开幕。

2010年,科大讯飞人工智能开发平台发布,至今已经10年,在那个国内互联网都还没怎么普及的年代,科大讯飞就一头扎进了语音识别、人工智能的尖端领域,至今也没能在人工智能领域站稳脚跟,还深陷于各种质疑声浪之中,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经历一次舆论场的“拷问”。

营收靠收购,利润靠补贴,高管频频减持,科大讯飞往哪飞?

1

营收靠买,利润靠补

一家科技公司的好坏,营收增长情况为第一指标。

而科大讯飞在营收方面,似乎做到了科技公司应该有的营收高增长。

2010年至2019年,科大讯飞的营业总收入从4.36亿元,一路增长至100.79亿元,十年增长了23倍。

虽然营收在高速增长,但是量升质低。

首先营收高速增长,但是利润增速远低于营业增速,从10年1亿元净利润到19年8.19亿净利润,十年增长了不到8倍,这与营收23倍的增幅差距甚远。

营收靠收购,利润靠补贴,高管频频减持,科大讯飞往哪飞?

自2013年以来,在营收增速大幅增长的同时,科大讯飞的净利润却出现了增速大幅下降。并且在2017年首次出现了净利润增速负增长。

并且这缓慢的净利润增长中还有相当高比例的政府补贴,年报显示,2015年-2019年,科大讯飞净利润分别为4.25亿元、4.84亿元、4.35亿元、5.42亿元、8.19亿元,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10亿元、1.28亿元、0.77亿元、2.76亿元、4.12亿元,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分别为25.9%、26.4%、17.8%、50.9%、50.3%。

第三,十年来,科大讯飞营业收入虽然增长了23多倍,但其中大部分增长却是买来的增长。

2019年7月,出资1.4175亿收购易听说25%股权,2016年,公司出资4.95亿元收购乐知行100%股权;出资1.01亿元,收购讯飞皆成23.2%股权,18年再次收购讯飞皆成10%股权;2015年,出资1500万,收购启明玩具60%股权;出资3720万元,收购安徽信投18.6%的股权;2014年出资2.16亿收购上海瑞元100%股权;2013年出资4.8亿收购启明科技100%股权。

这些并购,便成为推高了公司销售增长的主要因素。虽然合并报表的销售收入保持了快速增长,但其含金量却并不高。

2

依靠渠道,而非技术壁垒

营收靠买,利润靠补已经令人质疑,业务输出大量依赖政府采购更是让人惊叹。

目前,科大讯飞营业收入主要来源有教育领域、智慧城市、政法业务、开放平台及消费者业务等。科大讯飞2019年教育领域实现收入23.55亿,智慧城市实现收入20.7亿元,政法业务实现收入13.31亿元,三个领域共同占据科大讯飞2019年总营收的56.57%。

以目前收入占比最大的教育领域为例。就是通过政府关系,从上到下去做。在商务市场实施拓展时,科大讯飞会跟当地政府去做一些大盘子捆绑,然后把教育项目装里面推下去。

这种收入完全是渠道支撑而不是技术支撑,这对于以“科技公司”自称的科大讯飞来说根本算不上企业护城河。科大讯飞收入增长核心不是自身产品的进步而是与政府的紧密联系。

此前曾有知情人士爆料过,在涉及到语音识别的英语口语考试和中文普通话考试市场,科大讯飞依据产品基础,以及与政府的良好互动关系,几乎已经形成垄断。

“科大讯飞除语音识别以外的其他教育体系产品,比如智慧课堂等,就是一个行业平均水平,没有太大优势,甚至和优秀产品存在较大差距。”

3

巨头入场,高管减持

自2017年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消耗殆尽以来,AI无疑成为创投圈最受重视的新技术。资本进场,巨头入局,一时间AI领域战火纷飞,科大讯飞同时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营收靠收购,利润靠补贴,高管频频减持,科大讯飞往哪飞?

尽管科大讯飞切入语音市场深耕AI市场多年,语音比较复杂,涉及方言等各种语言,需要长时间积累,科大讯飞在短时内还是占优势的。

但不容忽视的是,BAT等很多有技术实力企业的语音识别率都已经达到95%以上,百度的语音技术已落地应用在同声翻译、手机、智能电视、影音娱乐、教育等细分市场。而阿里巴巴已经推出地铁站语音购票,也在汽车领域、无人驾驶方面、物流领域有一定的技术落地和应用。

相比起科大讯飞这类纯AI公司,BAT不仅有顶级研发人才、超强资金实力,更重要的是其布局的产业链、产品体系和流量王国,天然拥有大量场景落地的优势。

这也是科大讯飞望其项背的地方——BAT拥有高频的C端语音场景和海量数据积累,相信追平科大讯飞只是时间的问题。

虽然创始人刘庆峰多次为科大讯飞站台叫好,并表示其对于科大讯飞的未来充满信心,但是背地里刘庆峰早已经开始减持。

根据数据显示,2019—2020年,刘庆峰就减持了6000万股,按照25元左右的减持均价计算,刘庆峰就套现超过15亿。而且,不仅仅是刘庆峰减持,公司的多名高管也在近两年密集减持套现。

除了高管、大股东减持套现以外,其大股东——中国移动,也在两个月前开始减持,这也是中国移动在持股七年后的首次减持。

营收靠收购,利润靠补贴,高管频频减持,科大讯飞往哪飞?

这些小动作或许意味着中国移动和部分公司高管已意识到了隐藏的危机。

如何保持AI技术领先,开辟新业务,最终改善盈利能力,这是科大讯飞要打的硬仗。唯有用真实可靠的盈利实力,才能打消外界的质疑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0/10/27/2950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