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泛商业

后疫情时代的中年人自白:我真的太南了

2020年已经过去一半,站在21世纪20年代这个分界点,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一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不仅仅是因为2020是一个新的开始,更是因为经过苦难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风险的存在。

文 | 五秒科技作者  倪叔

希腊有一句谚语:“Pathemata mathemata”,意思是在痛苦中学习。人们往往经历过苦难,才逐渐懂得防患于未然,在亲历过人生“黑天鹅”之后,人们蓦然回首发现,原来有些痛苦是可以通过提前筹谋从而避免的。

2020年已经过去一半,站在21世纪20年代这个分界点,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一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不仅仅是因为2020是一个新的开始,更是因为经过苦难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风险的存在。

比如疫情之后,很多人希望“报复性”消费潮并没有出现,反而“报复性存钱”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深究其因,一方面是因为人们的收入来源受到极大影响,另一方面则是“黑天鹅”事件之后,更多的人民意识到未雨绸缪的重要意义。这一点,对于早出晚归、风雨兼程的中年人来说意义更加不同。

01

极端斯坦中挣扎的中年人,渴望更多确定性

“相比拥有自己渴望的东西,我更在意的是可能将要失去的东西”阿伟说。90年出生的阿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如今阿伟在北京摸爬滚打多年后就职于某家网站编辑,收入还算可以,但也有车贷、房贷的压力。

“中年人生活的字典里头,没有容易两字”。阿伟说。

家住五环外,工作五环内的阿伟每天早出晚归,为了能够多攒些钱早日还清贷款,多寄点钱给在老家生活的父母,阿伟生病不敢请假、从来不敢迟到。让阿伟十分扎心的是,由于疫情影响,今年阿伟已经3个月没有收入了,这期间的车贷 、房贷已经耗去了他仅有的几乎全部积蓄。

古人言:“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人生“黑天鹅”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生活节奏。一个月前,阿伟得知父亲罹患恶性肿瘤的消息,这对于阿伟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一样的打击。

  后疫情时代的中年人自白:我真的太南了

  现在,阿伟打算卖掉北京的房子,回老家找一份安稳的工作,以缓解经济上的压力。我知道做出这个决定对于阿伟来说并不容易,毕竟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安家,是很多从山城里走出来的年轻人的夙愿。

我的另一位朋友阿芳(化名)与阿伟的经历相似,但结果却不大相同,阿芳在上海工作、生活,经常加班+熬夜之下,也遇到自己人生的“黑天鹅”。阿芳说她去年做了一场“大手术”,之后休养了几个月,由于之前购买了重疾险,再加上自己的医保,经济上几乎没什么损失。

“跟以前比,心态确实不一样了,以前总是以享受当下的心态去生活,而现在更多希望去存钱以备未来的不时之需,毕竟未来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早做准备就能尽可能地减少损失,无论是经济收入上,还是健康方面”。阿芳说。

我曾经也问过阿伟,以前为什么没给家人买一份重疾险,精打细算的阿伟说,他觉得从经济的角度去看,买保险的直接收益并不高,而且有医保兜底,也没仔细想过这些事情。也许,如果当初阿伟不那么“精打细算”,或许如今的他仍然有在北京安身立命的可能性。

从阿伟身上,我感受到了身为中年人的脆弱感和无力感,同时也想到到很多人远未意识到防范非对称风险的重要性。人至中年,不仅要“三十而立、事业有成”也需要更多的“确定性”去巩固前半生积累下的硕果。

  后疫情时代的中年人自白:我真的太南了

  实际上,人们需要对潜在的非对称性风险鲜有足够的认知。美国作家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所著的《黑天鹅》一书中,提出了平均斯坦和极端斯坦两个概念,分别对应这个世界中的不同事物的两种统计学属性。

平均斯坦是指指的是不会因个例而导致统计数据巨变的统计对象,可以理解平稳的常态;极端斯坦则是指因为个例而导致统计数据巨变的统计对象(极端小概率但影响巨大的事件)。

比如,国际经济环境恶化,失业率增加,自然灾害等,再比如个人身体健康遭受打击,人身轨迹巨变、个人命运前途未卜。

对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来说,更加需要对冲不确定性风险带来的潜在危机,例如,在财富管理上,合理理财,确保财富稳定增长,最起码不至于缩水;其次、更需要防范健康风险(自身以及家人),从而尽可能避免因重大疾病对个人或者家庭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哲学家罗素说:“对确定性的追求是人类的本性,也是一种思维的恶习。”但其实确定性才是大多数人们生存、生活的希望源泉,而极端斯坦环境下的中年人,需要更多未雨绸缪式的确定性,去尽可能地减少突发风险带来的负面影响。

02

人生的“递归计算”,需要确定性也需要未雨绸缪

“递归计算”是一个数学概念。在数学上,偏微分方程在代数上无法求解,必须通过线性方程矩阵用递归方式近似求解。人的一生,同样无法计算未来的结果,因此只能依据现有的条件,最大限度控制变量,达成未雨绸缪式的人生规划。

中年人的“人生递归计算”,大体上可以遵循两个核心原则,一是在自身能力范围之内,经济上求稳,二是对自己以及家人的健康状况需要有一个大致评估,以做好防范健康风险的准备。

  后疫情时代的中年人自白:我真的太南了

  巴菲特曾经说过:“人一生能积累多少财富,不取决于你能赚多少钱,而取决于你驾驭金钱的能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以财富管理实现个人财富的增长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对于很多85后、90后而言,很多人当下积累的财富其实是十分脆弱的,在如今国际经济云诡波谲的环境下,不确定性不断增加,如何在“打下江山”之后“守住江山”才是需要着重考虑的问题。

其次,在健康问题上,要有足够的防范“非对称性风险”的意识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认为,在黑天鹅遍布的世界中,反脆弱的关键是认清非对称风险;坚持风险共担,是应对不确定性的核心原则。

在健康问题上的风险共担上,实际上从国家层面已经有了相应的医保制度,另外就是商业保险,两者之间互为补充,能够有效帮助人们应对个人或者家庭健康中的“非对称风险”。

我们以瑞华保险医保加百万医疗产品为例,在医保限定的起付线、封顶线,以及个人承担的自费部分之外,给予投保人更多的保障。

在保障范围方面,瑞华保险百万医疗险覆盖投保人大病、小病、意外事故所导致的住院医疗费用,并且可以报销进口药、自费药、住院床位费、手术费等数十种医保目录范围之外的类目。

胡红(化名)在投保瑞华保险医保加的第二年不幸确诊卵巢癌,住院化疗一个月后出院,住院治疗期间的住院费、住院前门诊急诊费等共计4万元,经医保报销后,个人需支付1.8万元。瑞华保险医保加全额赔付个人支付的1.8万元,并给予其3000元的住院津贴并免去胡红后续4年的保费。

除此之外,医保加还为胡红持续治疗所需要的靶向药提供自付部分直付保障服务。作为用户的健康管家,瑞华保险以医保加等系列产品,帮助更多负重前行的中年人规避健康问题带来非对称风险。

从这个角度来看,瑞华保险医保加百万医疗产品,不啻为平衡健康风险与经济这两个人生规划重要因素的有效解决方案。

马斯洛需求表明,生存是人的第一需求,而健康与经济是现代社会人们生存的两大要素。健康始终是人的首要需求,经济则是仅次于健康的第二大需求,但两者之间往往是矛盾的,因此,需要一种平衡的方式,去平衡两者,在能力范围之内控制变量。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以“递归计算”的思路去控制人生的变量,从不确定的未来中去寻找确定因子,也是现代社会人们生存、发展的现实需要。简而言之,只有尽可能地实现“未雨绸缪”式的人生规划,才有可能逐渐达成人生意义上的“成功”。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经历“黑天鹅”之后,到达而立之年的85、90后们少了一丝锐气,多了一份稳重。面对世界的多彩与繁华,曾经奔涌过的后浪并非缺勇气和激情,而是因为面对未来人生的“不确定”性,他们肩上又多了一份来自家庭的责任和担当。

  后疫情时代的中年人自白:我真的太南了

  PS:针对关注倪叔公号的用户,瑞华保险还给出了一个特殊的福利:只要购买了瑞华保险,在后台留言备注:倪叔推荐,即可免费获得一张体验卡哦~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的400+体检机构……

  后疫情时代的中年人自白:我真的太南了

  后疫情时代的中年人自白:我真的太南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0/08/14/270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