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互联网

印度封杀59款应用,中国企业或痛失最佳出海第一站

中国互联网企业应两手准备,不要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印度封杀59款应用,中国企业或痛失最佳出海第一站

文 | 五秒科技作者  蚂蚁虫

​6月29日晚上8点47分,印度信息技术部突然发布通告,宣布封杀59款中国应用程序。

封杀理由是:有资料显示,这些应用程序以未经授权的方式窃取并秘密地将用户数据传输到印度境外的服务器上,认定它们从事的活动有损印度的主权和完整性、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

印度封杀59款应用,中国企业或痛失最佳出海第一站

​这次封杀的APP应用非常广泛,包括社交、短视频、游戏、音乐、直播、新闻聚合等热门应用在内,甚至还有浏览器。既有字节跳动、快手等新兴厂商的APP,如TikTok、Kwai,也有微信、微博等传统巨头的产品,仅BAT旗下的就达到十三四个,堪称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一次大劫。

印方意气用事,多输局面

尽管声称是保护用户个人信息安全和国家主权,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印度在民族主义盛行下对中国企业的集体性报复。因为禁止的59款APP全部来自于中国,而印度本土和其他国家没有一个违规的应用,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不太可能这么巧。

早前一段时间,一个名为“Remove China Apps”(删除中国App)的应用曾经在海外市场大热,也是由印度人研发并从印度开始走红,甚至吸引一些宝莱坞明星分享。近日,小米、OPPO等国产手机品牌的印度门店,也在压力之下以“印度制造”来自保平安。如此种种,可见民族主义在印度的巨大影响。

对于上榜的中国企业来说,官方禁令的威力是民间抵制声音所无法比拟的。以TikTok为例,印度一直是TikTok安装的最大推动力,终身下载量超过6.11亿次。有消息称,TikTok印度用户达到了2.6亿人,而去年印度的智能手机用户才6.2亿人,渗透率达到了四成多。一纸禁令,意味着TikTok或将失去10亿个海外用户的四分之一。

当然,受禁令影响的并不只有中国互联网企业,还有用户和商家。数以亿计的用户无法使用这些APP,而他们的社交关系链、内容创作和交易等信息都留存在上面,给他们的生活、娱乐和工作造成了不便。

印度官方的意气用事,也给自己带来了不利影响。不以事实和法律为前提,随意以某个国家的外资企业进行制裁,将造成印度在国际上的声誉下降。外资最担心的,就是被投资国家的运营环境是否稳定安全。今天可以对中国企业下禁令,明天也可能对其他第三方国家的企业进行制裁。讨好国内民众只是爽在一时,但国家信誉下降、影响外国投资却可能是长期性的。

一时意气用事,造成多输局面,印度官方应该反思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

印度封杀59款应用,中国企业或痛失最佳出海第一站

中国企业或痛失最佳出海第一站

对于志在出海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印度此举无疑是当头一棒。近年来,国内互联网人口红利不再,市场格局基本稳定,大量互联网企业开始向海外发展。它们纷纷复制国内的技术产品,到发展相对滞后的新兴国家市场寻求机会。

国内APP出海是从2012年工具类应用开始的。工具类应用即用即走,不用运营也不用适应海外市场的文化习俗,只要功能好用,便能够获得认可。凭借着国内用户需求的先发优势,以久邦、猎豹为代表的公司大获成功。

2016年后,娱乐社交类APP开始接过了大旗,TikTok、欢聚时代等成为出海生力军。

印度作为中国以外人口最多的新兴市场国家,也是仅次于美国的最大英语人口国家,印度互联网环境相当于5~10年前的中国,除去语言、文化之外,与中国有着很多相似的市场因素。于中国互联网企业而言,相对熟悉的市场环境有利于提高成功率,继而适应国际市场。

事实也证明,印度确实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最佳第一站。

字节跳动是国内巨头中出海最成功的一家,而印度正是最大的海外市场。2019年,TikTok在全球的月活已达5亿人。为了全力支持TikTok在印度的发展,它甚至不惜打算砍掉旗下的Vigo Video和Vigo Lite这两款同类短视频应用。

阿里旗下的UC浏览器在印度进展顺利,不但自己拿下了当地市场份额的第一,还成功孵化了短视频平台Vmate,依靠在印度市场的切入,在全球获得了一定的份额。不幸的是,这次UC浏览器和Vmate双双上榜。

再如探探,尽管它出海时间较晚,但也是通过在第一站印度站稳脚跟,逐渐实现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市场的扩张。幸运的是,探探这次没有入选禁令名单。

一旦印度关上大门,意味中国互联网企业失去了最佳跳板和最有潜力的海外市场。

两手准备,不要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印度官方对中国企业的立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印关系何时改善,长期而言友好合作是主流。然而外交关系的僵局突破并不容易,禁令成为长期政策的概率不高,但短期内取消的可能性也很小。

企业面对国际政治形势的变化,很难有回天之力,只能顺势而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有必要做好两手准备。

第一,合规化是企业在任何市场生存、发展的基本准则。既然印度方面以窃取用户数据并上传至境外服务器为由下令禁止使用,那么首先就应该自查是否存在着类似的隐患。有则改之并及时认错,在获得印度相关安全标准认可后,重新申请上线。无则自勉,按照印度国内相关申诉途径,在法律范围里进行自救,并积极争取印度国内合作伙伴、用户权益组织等相关利益单位的支持。

第二,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出海是对外投资,而对外投资最大的风险就是所在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环境。这次59款APP中,有些已经提前作了风险防范举措,由设在新加坡的公司作为印度APP的运营主体,但仍难逃噩运。今后,中国互联网企业应该避开印度、越南等高风险地区,优先发展与中国关系友好的国家或法治完善的欧美国家。前者如巴基斯坦,历来与中国交好;而后者即便外交关系出现一些小波折,也不会影响外资企业的合法经营。

与印度类似的新兴市场国家有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还可以选择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巴西、墨西哥、尼日利亚等亚非拉国家。其中菲律宾的英语普及率高,而人文环境与中国接近,非常适合作为新的出海跳板。

从长远看,这种困难只是暂时的。既然要出海,我们的互联网企业迟早都要学会和各种不利因素打交道,才能成长为真正的国际化企业。

注:首发中国经营报网 6月30日,原标题《印度封杀中国应用,互联网企业出海怎么办?》,略有修改。

蚂蚁虫——科技自媒体、企业战略分析师,虎嗅、钛媒体、艾瑞等多家科技网站认证作者,曾入围2015年100位科技自媒体作者、2016年钛媒体10大年度作者、2016年品途网10大年度作者、2018年砍柴网年度作者、2019年驱动号年度作者,微信公众号:miniant-cn。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0/07/03/2588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