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汽车派

王晓麟涉嫌犯罪被调查 赛麟汽车已命悬一线

赛麟汽车陷入至暗时刻。

1

文 | 五秒科技作者  龚进辉

陷入至暗时刻的赛麟汽车再起波澜。

昨晚,江苏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发布《情况通报》,宣布经南通嘉禾审计、核查,发现赛麟汽车CEO王晓麟等人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赛麟汽车巨额资金等问题和重要线索,南通嘉禾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目前公安机关已受理。对此,王晓麟否认被指控的犯罪嫌疑,并称相信会真相大白。

表面上看,成立于2016年的赛麟汽车有5个股东,但实际上只有两个股东:南通嘉禾、王晓麟。前者具有国资背景,且是真金白银的投入,以货币方式出资34亿元,持股比例约34%;后者实际控制的4家公司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如皋积泰以技术出资66亿元,持股比例约66%。

众所周知,造车的资金门槛很高,在赛麟汽车最为风光的2019年,王晓麟并未出资,南通嘉禾扮演唯一输血者的角色。去年7月5日至11月12日,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和如皋积泰4家公司先后向同一位质权人——南通嘉禾出质所持有的部分赛麟汽车股权,合计出质股权数额为20亿元。

同时,7月8日,赛麟汽车与南通嘉禾签订抵押借贷合同,抵押28套设备,抵押物价值为12.12亿元,保单数额为12亿元。不难看出,仅股权质押和设备抵押两项,南通嘉禾就为赛麟汽车提供近32亿元借款。

今年4月底,赛麟汽车前法务员工乔宇东站出来实名举报王晓麟,不仅揭开了他以“虚假技术出资”获取赛麟汽车控制权,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的真面目,也让赛麟汽车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王晓麟在内部信中透露,受乔宇东诬告事件影响,部分供应商通过法院全面冻结公司账户,而且赛麟汽车原计划在5月与投资人达成共识的30亿元融资也被暂时搁置,导致无法向员工正常支付报酬,面临员工大量流失。

不得不说,乔宇东公开举报的杀伤力堪称核弹级,使赛麟汽车元气大伤,不受供应商、投资人、员工等多方待见,整体发展形势急转直下。同时,某种程度来看,原本就怀疑王晓麟违规操作的南通嘉禾,乔宇东的爆料进一步坐实了其猜测,就企业借贷纠纷积极维权以止损,避免成为冤大头。

而法院站在了南通嘉禾这一边。6月16日,南通中院查封赛麟汽车在当地的两家工厂;1天后,南通中院冻结如皋萨林、南通狮迈、南通威蒙和如皋积泰所持赛麟汽车的股权,数额分别为18.95亿元、18.8亿元、17.76亿元和11.07亿元;6月23日,南通中院查封赛麟汽车上海分公司。

不过,暂输一局的王晓麟并不服气,双方在6月30日再度交锋。当天凌晨,南通嘉禾向赛麟汽车全体员工发布《告知书》,称由于王晓麟远避美国,怠于履行职责,致使赛麟汽车无以为继,为最大程度保障员工合法权益,将动用自有资金解决赛麟汽车于6月30日前办理完毕离职手续员工的社保、公积金、个税,并责成赛麟汽车管理委员会成员负责执行和落实。

王晓麟也不甘示弱,当天上午发送内部信反击,将赛麟汽车在短短1个月内轰然倒下归咎于南通嘉禾和如皋市部分领导,直言他们罔顾事实,利用乔宇东诬告一案,以调查为名罗织罪名,构陷自己和外资股东,导致赛麟汽车运营陷于停滞,上千员工停薪失业。

此前,王晓麟曾透过公开信和直播等形式坚称,自己一直在积极为赛麟汽车的困局奔走努力,“订了十几张回国的机票,都被航空公司取消”,并把公司出现问题的所有责任推给乔宇东。不过,外界似乎并不感冒,反而质疑他是下一个贾跃亭。

在我看来,不管赛麟汽车两大股东之间的纠纷最终结果如何,受到重创的赛麟汽车造车事业都难再续。退一步讲,即便南通嘉禾与王晓麟的矛盾没有激化,赛麟汽车上下一心,也很难有一番作为,不是无力参与市场竞争,而是主要败给自己。

2

去年7月,赛麟汽车在北京鸟巢召开“赛麟之夜”发布会,邀请杰森·斯坦森、吴亦凡等明星现场站台。尽管这场发布会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明明打着“全球超跑典范”旗号,却推出一款名为“迈迈”的微型电动车,与超跑关系不大,更像是穿梭于大街小巷的“老头乐”,但使赛麟汽车赚足了眼球。

外界不光质疑迈迈与超跑概念格格不入,还挖出迈迈的出处。原来,其前身是香港理工大学与香港车企EuAuto合作在2009年推出的Mycar电动车,初始设计是一款低速电动车,王晓麟通过旗下GTA公司购买而来,但他声称迈迈与其毫无关系,定位于一款“性能小跑车”。

去年双11当天,迈迈定制版正式在天猫平台开售,共推出运动定制版和樱桃小丸子定制版两款车型,补贴后售价分别为15.88万元、16.88万元。一辆平平无奇的“老头乐”竟然敢定出15多万元的售价,王晓麟真是勇气可嘉,但他的迷之自信救不了迈迈的销量。

事实证明,迈迈在市场上并不吃香。从11月1日正式开店到12月23日正式申请关店,迈迈天猫旗舰店共收到31个订单。其中,11月仅售出9辆汽车,销量惨淡可见一斑。而迈迈产量远大于旗舰店销量,绝大部分汽车沦为滞销的库存。

同时,赛麟汽车将于今年初上市的赛麟S1、今年下半年推向市场的SUV车型迈客再没有传出任何消息,量产遥遥无期似乎已成定局。值得注意的是,至今仍未取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也是赛麟汽车一大硬伤,不禁为其造车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如今,赛麟汽车面临的处境比去年底更为艰难。无车可卖倒是其次,内部军心不稳、失去外部强援才最致命,而实名举报这一插曲无疑加速公司倒下,王晓麟的造车梦大势已去已是不争的事实。加上公安机关对他涉嫌犯罪的行为依法开展侦查,使赛麟汽车未来的不确定性增加,凉凉或是大概率事件。

要知道,一旦被查出的事实偏向南通嘉禾,那王晓麟可能吃不了兜着走。作为创始人的他是公司灵魂人物,如果被定罪后,赛麟汽车可能陷入无人接盘的尴尬境地,沦为各方唯恐避之不及的弃子,注定难以翻身。

内部,随着执行副总裁陈磊、财务副总裁于福忠、人事副总裁王芳、采购副总裁于瑞林先后离职,无人愿意也没有能力继续操盘;外部,南通嘉禾只是财务投资人,收拾赛麟汽车这个烂摊子,亲自下场造车的可能性极低。种种迹象表明,王晓麟治下的赛麟汽车已命悬一线,未来前途堪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0/07/03/2587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