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互联网

比特大陆吴忌寒:建立在现实之上的理想,才更有实操性

文 | 五秒科技作者  倪叔

比特大陆的控制权之争仍在继续,詹克团与吴忌寒双方都在竭力陈述自己眼中的真相。比起之前剑拔弩张的态势,进入了相对冷静的辩论阶段。

近日,一篇名为《比特大陆:三叉路口,走最难走的那条——从联想到比特大陆,中国的算力芯片之路》的文章出现在网上,用激情澎湃的文笔把詹克团描述成为一个怀有家国情怀的技术大拿。不了解来龙去脉的人,倒是很容易被这种“为了崇高理想而英勇赴死”的情怀所打动。

然而作为一个对比特大陆稍有了解的人,通篇读完,笔者就一个感觉:这难道不是一个不善管理公司的权力掠夺者,用大张其词的“情怀”跟“理想”,做其缺乏商业能力的挡箭牌么?

1

率先提出研发AI芯片的人是吴忌寒

比特大陆吴忌寒:建立在现实之上的理想,才更有实操性

内部人士透露,进入AI 算力芯片的这个战略想法最先是吴忌寒提出来的,而非詹克团。文章把吴忌寒塑造成排斥技术,追求利润的唯利是图之人,这不符合事实。

吴忌寒也绝非为了利润而放弃技术,而是在保存公司现有利润的基础上,逐步加深技术研发实力。在一个成熟的企业管理者视角下,这样的策略是符合企业长远利益的,而非釜底抽薪,将企业搞得入不敷出。

文章中言必称华为如何如何,看看任正非在《华为的冬天》里是怎么说的,开篇第一句话就是:“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

任正非都在为销售额与利润着急,文章描述的詹克团却在对华为的致敬中放弃利润,把公司历史上积攒的利润用于他治下技术实力大幅削弱的AI芯片业务,试图毕其功于一役。

吴忌寒回归后,公司2020年前4个月的营收超过3亿美金,比特大陆全球的四个矿场正在开工和改造,两个矿池的算力绝对值也得以提升, AI业务也快速增长。

AI业务调整架构后开始快速发展,智慧社区、平安城市、新零售、动物保护领域等创造了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和合作伙伴开发出针对珍稀鸟类的图像识别和统计的软件,可以识别出特定鸟类(比如丹顶鹤),协助野生动物保护部门针对性的统计和开展保护措施。

种种现实情况都表明吴忌寒从未反对AI业务,相反依然非常依仗AI芯片。吴忌寒也绝非不懂技术,相反他从谏如流,尊重真正的技术人才。

吴忌寒从来没有否认过技术的重要性,双方分歧的根本在于方式方法的不同。吴忌寒采用的是更成熟、更有利于凝聚人心、尊重真正的技术人才的良性方法,詹克团采用的是武断的、个人中心主义、片面的空谈方法。

文中说:“在技术路线上,坚持走最难走的路,从近阈值电路设计,到定制电路设计,到定制工艺,从55nm到28nm到16nm到7nm到5nm,下一步还要跟随TSMC的3nm/2nm继续走下去,技术道路越走越艰难,研发队伍也越来越大。”

不是作者不懂芯片就是詹克团不懂,这段话认为更好的制程就是更好的芯片技术,这是片面而不准确的。詹克团本人又不愿放权,还完全听不进真正技术专家的意见,造成他本人就是比特大陆的技术上限……

文中还说:“2017年后,詹克团加大了对AI芯片的研发投入,开始了他的AI芯片征程,艰难而踏实。”

有内部人看过这一段忍不住吐槽:公司内最先提出AI战略的是吴忌寒,而非詹克团。此文将詹克团塑造成技术理想主义者,目的是掩盖其技术管理能力不足而导致公司财务状况恶化。

文章里还提到一些自相矛盾的观点,恰好暴露了公司在詹克团把持下的危险结局。比如文中说公司赚了很多钱,这是事实。但即便赚了钱,如今却步履沉重,为什么?根本原因是“毕其功于一役”的错误方向与詹克团本人排挤技术人才导致公司技术研发受阻,浪费了大量资源却未能取得相应的结果。

正因公司在詹克团治下出现了财务状况极端恶化的运营后果,吴忌寒不得不设法将公司重新带入良性运转的正轨。结果在詹克团看来,这是吴忌寒为了私利进行的夺权,是吴忌寒阻挠技术研发,只为了赚钱……

2

吴忌寒的技术理想,建立在公司活着的基础上

比特大陆吴忌寒:建立在现实之上的理想,才更有实操性

(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

文中陈述的一些内容并非全无道理。比如加大芯片技术研发对于比特大陆而言,是很重要的业务方向。

这一点在公司内部实际上并不存在分歧。但是为了刻画人物的对立面,文章硬是把吴忌寒说成排斥技术研发、沉迷于赚钱的人,理由是吴忌寒是个文科生。

与此对应,把詹克团描述成一位为了技术理想而具有献身精神的圣人,因为他是一个理科生。

这种学生气十足的笔调,不像在说150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企业的两位创始人,倒像是两个正在竞选学生会会长的大学生。

很显然,作者并不真正了解比特大陆所处的商业环境。现实的商业世界,哪里是如此简单的非此即彼呢?

真实情况是,比特大陆在詹克团把持的一年多时间里,盈利能力节节倒退,技术研发毫无进展,公司内部人心涣散,竞争对手纷纷超越……詹克团不为所动,一边任人唯亲,把公司积累的资金挥霍在“亲友技术团”能力不足以支撑的所谓研发上;一边不善管理,导致原有的商业根基严重破坏。在这样的恶劣形势面前,却把吴忌寒说成为了利益而缺乏理想的短浅之人,将自己包装成为了理想而奋不顾身的孤胆英雄。

公司都要黄了,员工拖家带口都活不下去了,还在和大家谈理想?而且是一个被当作借口的假理想,这就是文章所谓的理科生技术大牛?

一家科技企业,其核心竞争力当然是科技实力。比特大陆从未脱离过这条路线。比特大陆现在的核心能力就是矿机算力芯片,在此基础上同时开展AI芯片研发,广泛吸纳顶尖人才,实现技术转型。

固执地认为比特大陆应该立刻放弃原有核心技术,强行进入另一个领域,这种自杀式的错误决策对谁都没有好处。况且哪一种技术成为公司的核心实力,并不单单取决于企业自身的意愿,而是错综复杂的天时地利人和共同决定的。

技术,以人为本,人和尤其重要。当年吴忌寒正是意识到技术人才的可贵,将60%的公司股份交给公司技术团队,而詹克团却牢牢攥在自己手里。

比特大陆研发S7矿机、S9矿机的技术核心杨作兴,后来萌生去意,为了留下宝贵的技术人才,吴忌寒提出给其2%的公司股份,没想到詹克团只同意给杨作兴0.5%。

比特大陆吴忌寒:建立在现实之上的理想,才更有实操性

(前比特大陆核心技术大牛、深圳比特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杨作兴)

杨作兴表示,自己作为技术核心,还不如詹克团女助理的股份多。最终,杨作兴离开比特大陆,创立神马矿机,很快成为了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

如文中所言,詹克团强调技术情怀,鄙视吴忌寒赚钱。也难怪啊,公司核心技术人员就应该拿情怀当饭吃,要什么自行车……

一边夸夸其谈,煽动大家为了追赶华为、英特尔奉献自己,一边又宁肯花钱给自己的女助理也不愿意分给扛枪上战场的弟兄们……结果是钱也不够,事儿也不开心。

文章开篇就谈了当年联想的“柳倪之争”,并对柳传志胜出表示了极大的遗憾。作者认为联想虽然有今天的成就,却根本不像英特尔这样的芯片企业厉害。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当年走了技术路线,或许今天的联想会成为华为一样牛逼的技术企业。然而这根本就是一个虚无的假设。

比特大陆面临的现实情况不允许他们空谈理想。面对竞争激烈的矿机市场,以及充满不确定性的外部环境,最重要的是先确保公司活下来,把已成事实的商业能力与技术能力不足而导致公司濒临绝境的形势扭转过来。

理想很重要,但活下去也很重要。从吴忌寒率先提出研发AI芯片及后续根据实际情况及时调整AI业务架构以让其科学快速发展可以看出,吴忌寒的理想是建立在现实之上。罗马城不是一日铸就的,冰冻三尺也不是一天冻成的,任何事情都要循序渐进。如果非要极端的“一口吃成个胖子”,那这种自己作出来的“难走的那条路”,又有什么好值得赞扬的呢?

毕竟,建立在现实之上的理想,才更有实操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0/07/03/258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