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汽车派

共享电动车给摩的司机的最后一击

摩的司机的消亡

共享电动车给摩的司机的最后一击

文 | 5秒科技作者  陈曦

来源|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去年这个时候,我一天能赚200多块钱,现在一天也就100来块钱吧。”一位在地铁口送客的摩的师傅老王说道,“就是今年,这些共享电动车出来了,抢了我们很多生意。”

“螳螂财经”了解到,2020年,正是各大企业又开始重新关注共享领域的时间,而且这次关注的领域从共享单车,扩展到了共享电动车。

据36kr报道,2020年4月美团向富士达、新日等电单车企业下单百万辆以上的共享电动车订单。同样在4月,滴滴旗下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获得超过10亿美元融资。而另一大共享单车巨头哈啰在今年3月透露将加码共享电动车的布局。

除了美团、滴滴、哈啰这三大共享单车巨头,像小遛、小彬这样的中小企业也在大批量地投放共享电动车。

共享电动车的快捷便利让更多人解决了最后1公里,甚至最后3公里的问题。然而,它也悄然改变了另外一些人的生活。

一、多快省,共享电动车再次成为“香饽饽”

“我现在已经离不开共享电动车了。”这是最近三个月每天都骑共享电动车的周医生发出的感慨。

周医生上班的医院离最近的地铁站还有1公里左右的距离。这是一个极为尴尬的距离,走路吧,要10多分钟,坐公交吧,走到公交站已经走完一半距离了。所以,停在地铁站门口的摩的曾经是她的最佳选择。

“每天早上都要花5块钱,早上时间太赶了,7点50就要开早会。不过我下班的时候坐得少,下班走一走就当锻炼了。”

但是,自从周医生发现地铁站出口不知何时停满了一整排电单车以后,她就很少再坐摩的了。

当聊到共享单车出来这么久,为什么周医生没有选择时,周医生笑道:“共享单车解决不了快的问题。慢慢蹬,还不如一个摩的来得快。”

对于大中城市郊区和一些中小城市来说,摩的司机曾经是交通血管中最末端的毛细血管,他们连接着那些地铁、公交都到不了的地方。像广州番禺、深圳沙井等地都有摩托车大军,像长沙这种二线城市,摩的也不少。

就算是不断有城管和交警拦阻、罚款、禁止,也阻挡不了他们出来接单的热情。在城市的夹缝中,他们艰难生存着。

这是需求决定了供应。

但随着共享电动车的出现,需求端的迅速萎缩决定了供应端的凋零,摩的司机这个职业正在走向“消亡”。

任何一个面向消费者的行业,不管加多少概念,最后还是要落到“多快好省”这几个需求上。就共享电动车而言,在多快好省上至少占了三个:

多,现在共享电动车的投放已经非常多了。光一个地铁站的出口就排满了各种颜色的电动车。据《晚点LatePost》报道,仅青桔电动车一家,在2020年的全国计划投放量就已经达到了15万辆。

快,共享电动车的速度能够达到25公里每小时,比走路或者自行车快了不少。人们有坐摩的的需求,就是图一个快,比走路自然是要快很多,到了堵车的时候,甚至比私家车、公交车还要快。

省:相比于打摩的,共享电动车的价格是要更便宜的。比如小遛共享电动车是5分钟1块钱,哈啰共享电动车是20分钟2元。相比于摩的司机随意喊价5元、10元,共享电动车在价格上更加标准、透明,且更便宜。

二、用脚刹车?共享电动车安全更可控

除了上述多快省之外,更重要的是,共享电动车还让安全变得更加可控。笔者认为,这种安全可以体现在个体和群体两方面。

先说个体。

个人骑共享电动车的安全意识会更强,以周医生为例,她自己在骑电单车的时候,不会闯红灯,也会尽量走非机动车道,除非是非机动车道停了车。笔者观察到,在长沙浏阳河大桥上,行驶在机动车道上、和汽车抢道的,更多的是骑着自己的电动车的司机,而那些共享电动车的车主,大部分选择在非机动车道上行驶。

但摩的司机出于“营运”的心态,常有超速、逆行、闯红灯的行为,一方面可以满足乘客“快”的需求,另一方面还可以快点回到热闹地方多接几单。因为在很多上班族看来,摩的是他们防止上班迟到的救命稻草。不少网友也说,如果早上起来得晚,就会首选打摩的。像周医生就说:“确实也不太安全,师傅知道我也急,总是一路狂飙,很少等红灯的。我怕是怕,但也顾不上了。”

另外,有了共享电动车后,速度就没办法做到那么快了,因为新国标规定,电动自行车的车速不能超过25km/h,而且整车质量要小于或等于55kg。所以就算将共享电动车的速度加到底,也只有25km/h,这和时速动辄四五十公里的电动摩托车比起来,安全性要高很多,留给骑车人的反应时间也要多很多。“紧急情况,我还可以用脚刹车。”周医生笑称。

再说群体。

共享电动车背后是一个一个的企业,无论是统一上牌、统一停放还是禁行路段管理,各方面的风险都要更加可控。一条“规定停车地点”,就能较为有效地管理占道安全问题。“我上次被罚了30元。”一位读者告诉“螳螂财经”,他因为去找客户办事,但客户办公楼下没有停车点,为了不迟到,他还是锁车离开了,结果面临了高额罚款。

共享电动车这种来自企业对消费者的约束,远远比交警、城管对摩的司机“猫捉老鼠”般的围追堵截来得更加有效。在绑定了个人信息和银行卡信息后,消费者对于不守规则的处罚是无法逃避的。

三、转行、调整,摩的司机的路往哪走?

摩的司机老王承认了电单车对他们的威胁,他告诉笔者:“早几年共享单车刚出来的时候,生意少了不少。但大家有个什么急事的时候,还是会选择坐摩的,毕竟我们快嘛。但现在这个电动车出来,确实影响了我们很多生意。”

“螳螂财经”发现,在长沙人流量颇大的人民东路地铁站的3号出口,也只停了五辆摩的。在下班高峰期5点到5点半这半个小时内,没有人上去问摩的要去哪。

另一个摩的司机张师傅干脆翘着脚,半躺在座位上。当笔者和他聊天时,他说今天才接了十单。“这个口子算人多的,前面那几个小区的人经常会坐。”

张师傅口中“前面那几个小区”都离地铁口有八百多米的距离,也没有公交车直达。住在那些小区的居民是摩的司机的精准客户,也是共享电动车的精准客户。在地铁站前面不大的坪里,停着五颜六色各种共享电动车。

“那你们怎么和电动车竞争呢?”笔者向摩的司机师傅们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还能怎么办?我们也不能把它们都砸了,有人管着它们呢。我们也不是傻傻的等,你看那些年轻人,一出地铁口就低头打开手机软件,我们一般就不去问。看到那些大包小包,或者年纪大一点的,就上去碰碰运气。”张师傅在旁边插嘴到:“有时候就便宜点咯,这些电动车也不便宜呢。”

老王口中的“有人”指的应该就是电动车的运维师傅们。在采访摩的师傅的间隙,笔者看到有小遛的运营人员来检查车辆的情况,并更换电瓶。该运营师傅还指导了一位开锁不成功的消费者如何顺利开锁。

从前台租赁到后台维护,共享电单车有一整套系统来管理。在《共享电单车的管理软件》中就详细列明了共享电单车的系统的组成部分。

共享电动车给摩的司机的最后一击

企业的后台管理系统和运维师傅手中的APP、用户手中的APP是相互打通的。运维师傅们不仅仅是做着人们以为的更换电池的工作,在APP的帮助下,巡检、维修等工作都能够及时有效地开展。不管是共享电单车没电了,还是被损坏了,后台都显示得一清二楚,很快就会有运维师傅前来查看。

对于摩的司机来说,共享行业的新风口是一个降维打击,用一个产业来吊打个人。大数据比摩的司机更能精准判断哪个路段、哪个时间段人流量更大,专门核定成本、制定价格的专家比摩的司机更能知道如何用价格去打动消费者。而其中的运营维护环节,更是共享行业的重中之重。从上图可知,“分布式维修工具”、“智慧巡检工具”等APP都是为运营维护服务的。

然而,就算没有共享电动车,留给摩的司机做生意的时间也不多了。现在摩的司机们开的,大多都是不符合新国标的电动摩托车。根据规定,这些电动摩托车从2019年开始有三年的过渡期,在三年之后将会被彻底淘汰。

在可预见的几年内,摩的司机们的转行正在加速。那之后他们还可以去做什么呢?

一位接受采访的读者告诉笔者,他的堂哥在几年前就是摩的司机,后来去考了驾照,做了的士司机。

当笔者询问摩的司机老王以后没生意了怎么办,老王笑道:“总有出路吧。”不过老王也不无忧虑地说:“有不少人转行去送外卖、送快递。不过我们这种老的,外卖和快递也不想要呢。他们想要那些年轻力壮的。”

或许,现在热热闹闹的地摊经济,能够给老王们一条不一样的路。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0/06/12/2508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