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互联网

敢把野心写在脸上,这姑娘做到了

文 | 5秒科技作者 吴怼怼

01

我不喜欢第二名

看了这么久的女团综艺,你见过有哪个学员敢上来就喊话金主爸爸?

我在《创造营2020》看见了。

昨晚的学员排名发布里,获得第二名的陈卓璇根本不满足于第二的位置,并且向赞助商直接喊话,为什么已经这个位置了还没有去拍过中插商务广告,是「我站得还不够高吗」?

话音一落,所有的学员都震惊了,直呼「真敢说」。鹿晗教练吓出了表情包,直接用手卡挡住了脸,像极了屏幕外吃瓜的我。

小姑娘不紧不慢地解释,自己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柔柔弱弱的女生,但其实是很有野心、胜负欲很强的狮子座。

并表示自己的对手从来都不是101个女孩,而是应该和行业内所有专业的歌手和艺人,包括教练团的四位教练,放在一起做比较。

毫无疑问,这些毫不掩饰内心渴望、充满野心的言论直接把她送上微博热搜。当然网友们对「璇言璇语」也是惊掉下巴。

前浪一代大概是不能理解97年的小姑娘放出这种豪言壮语的。

步入而立之年的他们,大多提倡中庸之道,为人处世嘛,还是讲究个迂回婉转的。圆滑一点,后退半步,总好过出头冒尖被掐顶儿。

所以在很多综艺里,嘉宾们的谨言慎行也就可想而知了。一句话说错就要被「拖出来鞭打」,镜头下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解读,大众拿着窥视镜挑毛病,检阅娱乐圈众生的时候,压根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对这套根本不买账。

年轻人有多不买账?

排名前十的学员里,有八个女孩坚定地说出对第一名的渴望。她们早就不愿意装小白兔了。

当教练团问起「是否有过退缩、是否经历过失败时」,有人已经退到场外,而有三人牢牢站在离舞台最近的第一根线上。

这三人包括陈卓璇在内,还有郑乃馨和林君怡。她们的目标都直指中心位。

关键问题是,说出这些话的年轻女孩们,没有人不好意思,没有人面露尴尬,这是她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尤其是陈卓璇说,我希望我的对手们也很想要(荣誉),这样我们才能不顾一切地做好。

事实上,以超级女声的西安赛区冠军为起点踏入演艺圈的陈卓璇,一直都是有野心、肯努力的人。她一路唱歌,出演网剧,直到《陈情令》的出圈,才以阿菁的角色才走入大众视野。在《创造营2020》的舞台上,一首《无羁》的弹唱,发挥稳定,让人印象深刻。

教练团们大抵是能够感同身受这种野心和努力的。他们中有三位都经历过近乎疯狂的训练和严苛的甄选,在一次次竞争中才走到如今的位置。

黄子韬直言,他喜欢陈卓璇这样的表达。不要抱着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想法,在那里不争不抢。这在两三年前或许有用,但现在不行了。

而陈卓璇也在节目后续采访中解释了这么做的理由。现在是一个必须说出来才可以发光的时代,而她只是在抓住「她配抓住的东西而已」。

02

一部女性成长叙事史

101个女孩,镜头的时间有限,观众的记忆力也短暂,要被记住,没那么容易。

一直以来,中国女团的发展并不像日韩那样一帆风顺,背负观众高要求的女团,在激烈市场中更是背水一战。

从2016年以来,每年诞生的女团千千万,有正式团名的超过200多个,但头部厂牌SNH48分团解散、数百家偶像公司陆续退场,至今能达到S.H.E高度的国民女团,少之又少。

尽管本土的中国女团还没有诞生出一个国际顶流,起步也晚于日韩,但中国被大众选择出来的女性艺人,是亚洲范围里,最早出现女性独立意识雏形的代表。

十五年前,李宇春为代表的2005年超女,近乎以开天辟地的方式降临在以甜美风为正统和标准的亚洲审美圈。

在那个还在用按键机发短信来撑腰的全民追星年代,中国观众对中性审美的概念、独立女性的形象,就拥有广泛接受度。

及至后来,国风、二次元、欧美DIVA等多种风格的女团陆续进入大众视野,当王菊在《创造101》的舞台上喊出,「你们手中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时,女团创始人们几乎沸腾了。

这可以算作这些年来,女团创始人们和学员们共同成长的一个高光时刻。前者的独立判断造就了后者,而后者的自信张扬也鼓舞了前者。

然而大众的热情被点燃之外,注意力也被快速分散。这些年各路style荟萃,女团层出不穷。这正是《创造营2020》中女孩们面临的生存环境,所以学员们也更早懂得要主动出击的意义。

如果这个时候不争取,那何时才是适合表露野心的场合?

无论是第一集的个人战,还是板凳队的「敢叫板」,学员们的竞争意识,不仅是节目的赛制所致,更是一种生存本能。

所以这种火花四射的场面经常出现。

在团队battle环节,陈卓璇和队友准备了《Queendom》舞台,舞步整齐,精准卡点。挑战她们组合的有个人,也有别的组合,但是陈卓璇不太想和个人比,因为觉得自身所在的团队人数较多,感觉多对一会比较欺负人。

结果鹿晗教练调侃陈卓璇是不是「怕了」挑战者时,她毫不犹豫地回怼,「教练你是在开玩笑吗」?

这种生存本能驱使了竞争,而竞争也是这档节目的吸引力所在。它给学员、女团创始人和教练团三方制造了悬念,「谁能最终成团」?

当然了,竞争只是媒介叙事的类型之一。在这个女性成长的大故事里,被制造悬念的三方的关系,共同构成了多元叙事的视角。

美国传播学者戴扬和卡茨把媒介事件分为「竞赛、征服和加冕」三种类型。通常他们相互渗透和联系,在综艺中频繁出现。

势均力敌的女孩们,因为想要赢、想冲第一,于是通过最强vocal和最强舞担的Battle来崭露头角,这是「竞争」的层面。

上天不会辜负有野心又努力的人,她们发现舞台可以「征服」对手,「征服」女团创始人们,在一次次的艺能精进和舞台表现里,最终走上成团「加冕」的花路。

而学员们通过「敢」的野心,对成功的渴求,从最初在舞台上的生疏、稚嫩,最终成长为自信闪耀的模样,这不仅是女性形象气质上的逐渐丰满,也是心灵和人格的日渐发展,是一个女性经历挫折、到努力抗挫、而后克服苦难的立体化成长历程。

同时,在节目和人物关系中,《创造营2020》建造了一个「引导者—成长者—观察者」的话语体系,让女团创始人和教练团一起,去陪伴、经历和造就女性的成长。

在女团多年的迭代更新里,一部女性成长的宏大叙事也在书写。像陈卓璇这样的例子,就是这场叙事里的重要颗粒和记忆节点。

多方参与和全民娱乐是人类的本能需求。而表达,是更深层的情感需求。学员的个性表达背后,甚至是赤裸说出对第一名的渴望之时,观众在倾听也在投射自我。

这种自我投射在于,谁都想成功,但没成功之前,成年人的谨慎和体面,让他们都开不了口。

当女团创始人们有了这样一个机会,继续刷新迭代自己认可的女性形象时,这场综艺就不仅仅是一个现象级节目,而是一群年轻人的个性表达。

03

「锋芒毕露」的年轻世代

像当年为李宇春疯狂打call,两年前为王菊摇旗呐喊,如今的女团创始人们,也愿意为陈卓璇这样的「野心」女孩撑腰。

以这类女团学员的出现为标志,锋芒毕露、野心十足的年轻世代正崛起为虚拟网络和真实世界的双重力量。年轻世代对其的喜爱与支持,是自我人格被镜像后的激荡与欢呼。

这种激荡表现在,短短一个晚上,「陈卓璇」开始成为「璇言璇语」的开创者,而一大群追随者正赶在路上。

他们随即创造了「我没有男友,是我站的位置不够高吗」、「我没考上清华北大,是我站的位置不够高吗」等一系列段子,个性化的叙事表达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病毒式传播。

这是他们独特的青年话语体系,也是Z世代的娱乐细胞和敏感。他们处于在一个社会集中转型的变革期内,处事方式和兴趣爱好,都和前浪有了极大分野。

腾讯QQ和城市画报联合发布的《95后兴趣报告》显示,85%的95后都愿意为兴趣花钱,他们见多识广,乐于分享。

福布斯一篇报道里也指出,出生于1997年至2012年之间的年轻世代,比起上一代人更加「有野心但不贪婪、无畏但不傲慢」。

2008年以前,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让整个社会处于爬坡和陡进的光芒里,即使是2014年前后世界经济增速放缓,最让人恐惧的「软着陆」也始终没有到来。青年人搭上了科技和互联网的顺风车,在一个机遇和风口并存的时代,向个性和自由招手呼喊。

前浪的固有经验和上升通道逐渐失效,更多的后浪们开始自我定义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锋芒毕露」是他们的特权,「野心」也要在绽放夺目的光彩。

于是,女团创始人们以大声撑腰为荣,为陈卓璇这样「野心张扬」的女孩骄傲,他们不喜欢佛系和咸鱼的状态,而是要求一个「我得到我应该得到」的公平世代。

我们重新聚焦这群年轻的女孩,为什么她们这么敢说呢。

美国分析心理学家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理论认为,女团节目少女的成长周期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对年轻的女孩来说,脱离其他女孩常规人生历程,生活在聚光灯和镜头下,容易产生「不安定和迷茫感」。

而第二阶段,就是表现为「亲密与孤独的冲突」。在系统训练后,她们的技能上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和完善,热衷表现自己是这个阶段的一大特征。生动的身体表现和流露的情感,,为自己积累了社会辨识度,也在自我形象的认知上,拥有了敢于正视自身的不足和优势的自信。

第三阶段是定型期,与创始人们的关系、与队内成员的关系已经达到了高度的亲密。女团节目中少女成长的历程对于青春期的观众,具有一种亲和力,体现了一种情感共勉和感同身受。

而第二阶段的这种自信和野心的外露,很像陈卓璇目前表现出来的对第一的渴望。

这是女团学员们不断根据自身的发展,寻找准确表达自我风格的适配过程。青春期少女的拒绝盲从、对成功的渴望和真实表达,在这一阶段得到凸显。

对95后、00后这批女孩来说,「爱美食」可以做吃播博主,「爱画画」能成B站大触,小爱豆和网红的普遍性和职业化,社会和经济环境的相对宽松,舞台和梦想,早已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在年轻一代不断成长、社会职业更多元化、女性更加独立的后浪时代里,当我们在听到「想做女团、想当第一」时,对梦想的宽容和赞许,也要像听到吃饭睡觉打豆豆那样视若平常。或者,也耐下性子,看看那些野心背后的脚踏实地和细致规划。

实际上,体面和礼貌,这种对女性价值的浅层判定,ok但不实用,而以陈卓璇为代表的野心和争取,是年轻女孩们突破胆怯、用真实和勇气,去和这个世界较量的深层角力。而后浪的敢说能做,才会有可能冲击现有的边界和框架,开创出网生一代的社会蓝图。

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撕资源、cue金主,怼教练。他们只不过在寻求一个更公平、更自洽的生存环境。

而我们,应该为这种野心和力量而大声呐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0/05/26/2438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