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互联网

负债人罗永浩:天生骄傲下的心酸与疲惫

与其看到一个对着别家产品还热情洋溢、满口吹嘘,充满着表演痕迹的老罗,或许这样技能生疏、毛手毛脚的他没什么不好。

负债人罗永浩:天生骄傲下的心酸与疲惫

签约抖音的“初代网红”罗永浩,首场直播成绩耀眼,官方给出的数据,支付交易总额达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这一数字,创下了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

然而,外界对老罗直播首秀的评价毁誉参半。抱着来看罗老师说相声心态的粉丝,整场直播恹恹欲睡;仰仗老罗名人效应提升产品逼格的品牌方,被当着面念错了名称,连卢伟冰都吐槽老罗离开一年,“技术生疏了”;抖音也有些尴尬,隔壁淘宝直播的薇娅连单价4000万的火箭都卖出去了。

最让铁杆粉心酸的是,镜头里的老罗在介绍产品时激情不再,与以往发布会上煽动全场、声泪俱下的“相声表演家”判若两人。

但当我们感慨、惋惜、苛责或嘲讽罗永浩时,不要忘记老罗直播卖货的初衷就是还债。为了还债,他放下“天生骄傲”,露出脱发的头顶、弯腰道歉,为了还债,他用一款合作商品剃去蓄了多年的胡子。

与其看到一个对着别家产品还热情洋溢、满口吹嘘,充满着表演痕迹的老罗,或许这样技能生疏、毛手毛脚的他没什么不好。

能还债就行。

那问题来了,按照老罗直播首秀的状态,距离他还清债务还需要多久呢?

去年11月,老罗在“老赖”自白中袒露了个人债务情况。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其中自己签署了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进入直播卖货前,锤子科技已经还清3亿元左右的债务。

也就是说,目前老罗身上还压着将近3亿的债务。

首先我们来算直播首秀后老罗能到手的钱。据悉,罗永浩向合作品牌收取的费用由固定坑位费用和抽成构成。如果按照外部传言的坑位费60万元来算,4月1日老罗直播共涉及22个品牌,这样仅坑位费用就高达1320万;再看佣金抽成,一般来讲,品牌能给主播的佣金最多是商品价格的20%,平台还要从中抽走佣金的10%-30%不等,剩下在主播所在公司拿走分成后,才是主播能赚的。

所以,正常来讲,主播能赚到手不会超过带货金额的18%。

据抖音官方发布的数据,老罗首秀的交易总额达1.1亿元,他自己能拿到的金额为1980万,加上坑位费,总共3300万。而且,当初抖音抢下老罗,花了6000万的血本,如果再算上合约费用,老罗现在进账共9300万。

快接近一个亿,换言之,才一次直播,老罗就能还清债务的1/3了,铁粉是不是很兴奋?

但是,不能高兴的太早。老罗首秀成功,是因为抖音不允许他不火,一旦少了首秀的营销噱头,往后老罗的直播间还能否吸引这么多用户、带起这么多货,是个未知数。尤其是我们看到,热度流失在这一次直播中已经显现。

1号晚上8:30左右,老罗的直播间达到峰值近300万人在线,从10点之后,直播间右上角的人数就在一点点减少,220万,170万,120万,80万。

别人家主播的用户数据都是从低到高,老罗的却是从高到低,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而且更关键的是品牌方的态度。一方面,从昨日的直播来看,老罗明显对产品缺乏高度了解,再加上照本宣科式的讲解,尽管品牌方是奔着曝光率去的,但老罗的工作积极性和专业度或许不能让他们满意。

另一方面,老罗首次直播,多少人是冲着当初的情怀买单的,可这种情怀不能被长期消耗,最终他们也会回归到产品本身究竟值不值这个钱的问题上。

当金主一旦抱有质疑,老罗的坑位费就没法抬这么高了。

再有一点,直播卖货之所以这么火,不是在于主播多么了解消费者、多么专业、多么有知名度,归根结底还是全网最低。每次李佳琦直播看似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实际上从选品到议价再到上架都要半个月的时间。而这次老罗直播结束后,一个乌龙出现了,购物平台上“低过老罗”几乎成了营销的标签。

不管打上这些标签的是不是老罗推荐的产品,拥有庞大电商资源的某宝、某多多就是能用这种方式成功“恶心”到老罗,这是抖音与电商巨头的竞争。

所以,如果粉丝没有在老罗的直播间获得实实在在的优惠,他们往后不会这么轻易就买单。

总的来说,这些不利因素都有可能会映射到老罗身上,坑位费和交易额抽成双双下降,到手的钱也越来越少,还完债务的时间越拖越长。甚至有一个更坏的结局,当抖音不再需要罗永浩,或者是找到了一个比罗永浩更有代表性而且还会卖货的人,抖音在老罗身上倾注的资源必然会发生转移,届时他的卖货生涯将会更加难熬。

当然,开门红也好,信用透支也罢,可能对老罗来讲,无债一身轻才是他最后想保留的体面。

至于外界评说,当很多人对着现在的老罗长吁短叹,可又知如果强悍如老罗都没能度过自己的中年危机,互联网行业中数以千计人至中年的创业者或职业人,还能怎样迈过这个人生中的大坎呢?

像李国庆,被俞渝赶出当当后二次创业没声响,靠着怒怼老罗蹭热度吗?还是像贾跃亭拍拍屁股走人,至今都不回国?又或是像张朝阳,现在才想起为他已经掉队太久的搜狐,苦苦征战?

中年创业者大多疲惫,何止老罗一个,但与他人不同,老罗失去锤子之后,依旧活跃在公众视野中,无论是做电子烟还是开直播卖货,他在为自己所欠的债务奔走。你或许看不惯他被现实磨去理想的姿态,可他硬着头皮勉强自己学习新事物的样子,恰恰是很多中年人的心酸。

假如哪一天,真等到老罗还完债,放弃折腾、销声匿迹,或许那时候满屏又都是“人们想念罗永浩”的声音了。

但我们衷心希望老罗的创业史只是半路折戟,而不是完结闭幕。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20/04/03/2258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