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互联网

《庆余年》背后的IP往事与资本逻辑

阅文的中国漫威之路不是刚刚开始,却也不会很快结束,就像男频IP改编早就开始,到现在迎来爆发一样。

640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撰文/柴鱼

什么才是“男人”戏的正确打开方式?

如果10个人被问及这个问题,可能有9个人都会回答三个字,《庆余年》。从微信朋友圈到微博热搜榜,从热搜榜再到抖音,你总会在某一个娱乐平台或是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被强行安利这部剧。

开播20天,豆瓣评分高至8.0,腾讯视频播放量超过22.5亿次,QQ阅读平台上原著同名小说打赏超过10万次,起点读书平台上原著也获得了340万张推荐票。毫无疑问,《庆余年》是当下全网最火的热播剧。

而一说起《庆余年》,就离不开阅文白金作家猫腻。

《庆余年》是猫腻十多年前在起点中文网连载的一部小说,笔下的《朱雀记》、《间客》、《庆余年》、《将夜》、《择天记》、《大道朝天》勾勒出完全不同的故事内核。

猫腻本身是男频IP的重要创作者,荣获2016年原创文学年度成就奖,其《间客》获首届起点中文网“金键盘奖”年度作品,《将夜》曾获第三届起点中文网“金键盘奖”年度作品,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获得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最佳电视剧奖”。

《择天记》则曾获2015年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男生总榜第十名,同名电视剧于2017年播出,全网点击量达到291.8亿,单日最高点击11.46亿次,创下湖南卫视20月以来周播剧收视率第一的成绩,并获得星光大赏“年度十大观众选择剧”,“TV地标(2017)年度优秀剧集”奖新周刊年度IP。

《庆余年》无疑将猫腻的高光时刻再次拔高了一个阶梯,而同样的,作家与作品背后所代表的男频IP,也随之迎来了分水岭。

在这之前,男频IP就像电影《复仇的火焰》里失去双臂的塔古尔一样,在这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IP往事

原创文学IP影视化,实际上在国外由来已久。

千禧年之后美国电影IP市场就迎来了黄金时期,IP电影成为美国电影市场的主旋律,一大批超级IP被翻拍成电影大片且普遍都收获了高票房,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有《指环王》、《哈利波特》、《蝙蝠侠》等。

而同阶段的我国由IP改编而来的影视剧上映数量微乎其微。

2000年~2006年每年的数量几乎都在5部以内,7年的时间里网络小说IP改编影视剧总共12部。也正是在2007年,南派三叔代表作《盗墓笔记》系列第一部的实体书正式面世,猫腻的代表作《庆余年》开始在起点中文网连载。

到了2014年美国电影市场共计生产707部电影,并在全球取得364亿美元的票房佳绩,同比上涨1%,其中,由IP改编而来的电影作品占比超过了60%。

根据美国电影协会的统计,2014年最卖座的25本电影中,绝大部分是由IP改编而来。

彼时我国2007年~2013年度平均每年的数量为6部,7年中的网络小说IP改编影视剧的总共为43部。

此后,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智能手机兴起后的移动互联网的崛起,网络小说IP影视改编剧市场开始加速扩张。

2014年我国迎来了网络小说IP影视剧改编的大爆发,这一阶段,每年IP影视剧上映的数量都有新的增长,2014年为13部,2015年为35部,2016年则增至52部,三年中上映的网络小说IP改编影视剧总共有100部,仅2016年一年上映的IP影视剧数量就占了千禧年以来上映的IP影视剧总量的三分之一。

后面三年时间,IP市场从形式较为粗糙市场价值有待扩大,进阶到行业对齐树立起正确客观的认识,市场进入洗牌调整阶段,再随着中国文化娱乐产业的发展与成熟,产业链越来越完善,行业对于IP的开发方式和运作模式越发成熟,进入高速发展期。

于是2017年IP变成了大热词汇,作品们进入了一个无IP不影视的时代,其中女频IP相比男频IP,更受欢迎认可度更高。

2017上半年,由网文转化的影视IP出现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乔传》和《欢乐颂2》三部女频爆款。

去年阅文女频IP也得到了集中爆发,由杨幂、阮经天主演的《扶摇》终以破130亿的总播放量顺利收官。

《天盛长歌》成为Netflix以“Netflix Original Series(NETFLIX原创剧集)”最高级别预购的第一部中国古装大剧;《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从开播到今天,都还刷屏抖音。

去年是女频网文IP改编剧霸屏的一年,行业里甚至出现了“得女频者占IP之先”的说法,从《穿越赌妃》《国民老公》《凤囚凰》《风光大嫁》《柜中美人》,到暑期剧《如懿传》《天盛长歌》《扶摇》《芸汐传》《香蜜沉沉烬如霜》《媚者无疆》。

再到年末的《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最后加上《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同学两亿岁》《双世宠妃2》等,女频去年红遍影视剧半边天。

反观男频IP,除了在《大宅门》《我的团长我的团》《大秦帝国》等高口碑作品诞生时代等来了第一次高光,此后就一直被女频IP压在身下。男人戏的第一次高光汇聚了严肃文学或经典名著+科班出身的专业戏骨。

可随着影视资本的入局与创作的冷门,再加上市场商业化步伐导致韩剧、偶像剧、大女主戏蒙眼狂奔,以至于就算影视公司采取大网文IP+大明星流量的模式,也无法走得通,且口碑屡屡扑街。

有人不得不开始相信,男频IP改编,是一个伪命题。

二、是崛起还是昙花一现?

可《庆余年》刷新了所有看客对男频IP的认知。

玛丽苏、宫心计或者大女主这样的女频IP看多了,观众们渐渐失去了耐心与期待,越来越多的人会因为抖音等平台的营销推荐,爱上了多年前的经典都市老剧。

而《庆余年》的大热和受到的追捧,又把看客的目光从影视混沌迷茫中拉了出来,猫腻说:“我相信在我的所有小说里,庆余年应该是被读者主动安利最多的一本。”

编剧写故事,导演拍故事,演员演故事,是影视的一套基本法则。可IP热却冲击着影视生态风险。

比如以往要创作一部作品,编剧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剧本进行不断修改和调整,确保作品内容丰富、情节完整,但后来影视行业将目光投向了一度被认为更省时、省力的IP剧,这对编剧的原创意识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IP越热女频IP改编越多,改编越多同质化越严重,质量也开始参差不齐。

本身将小说戏剧化的过程是把文字影响化同时又丰富故事,但很多公司不愿将时间花在打磨作品质量上,甚至有公司会过度消费粉丝。通过IP从粉丝身上获取利益,譬如很多综艺电影投入的成本很低,却能获得不少利益,甚至超过一些制作精良的电影作品。

男频IP的改编渐入佳境,一方面是女频IP红海竞争激烈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读者口味多元化+优秀作品逐渐浮现产生的时代趋势。

从去年开始根据男频网文IP改编的网络剧集就已经开始增多,今年,据不完全统计上线的古装类剧集共计43部,其中男频IP占比相对往年也有所提升。

其中暑假时期的《长安十二时辰》《全职高手》,上个月双管齐下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庆余年》等,豆瓣评分均不错,且都是口碑与影响力双丰收。

可以说此前男频IP的累积,到《庆余年》这里变成了一个转折点,流量为王的时代终究还是过去了,《庆余年》的成功突破了此前的刻板印象,也标志着产业进入精耕细作和产业协同的时代。

而积累之外是男频剧自身魅力的被挖掘,玛丽苏狗血脑残剧那套哄骗少女的套路已经失灵,与权谋、剧情、世界观、大义等故事硬核相关的内容男频正在被热烈追捧。

《全职高手》中现实与游戏的和谐切换、在游戏之外的诙谐幽默以及剧情节奏的流畅,让其打破了观众心中的偏见,半年时间豆瓣评分从5.8上升到了7.4;《从前有座灵剑山》搞笑又反传统,在大是大非面前却总能用振奋人心的方式传递正能量;《庆余年》里单单一个陈道明扮演的庆帝,就已经诠释出了家国情怀、朝堂斗争诡谲多变以及人性黑白。

另外一方面则是男频网文也解锁了新姿势。

尽管男生都倾向于在作品中实践修真修仙打怪升级的英雄梦,女生都热衷于在作品中体验百转千回的绝美爱情。可从IP大头拥有者阅文集团平台数据来看,男频作品的女性读者越来越多,受众界限越来越模糊。

女性用户的加入带来了更多社交影响力和自发创作力,如今题材走向多元化,优质作品受众也是全量的,内容破圈的趋势日益明显。

被视作今年起点乃至整个网文界质量最高的一本小说的《诡秘之主》就是典例。

这本由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写的异世大陆小说,融合了克苏鲁风格、SCP基金会元素以及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风情和蒸汽朋友情怀。

“这是一个蒸汽与机械的世界,这是一段‘愚者’的传说。”男频不再拘泥于常见的玄幻模式,更多风格类型开始出现并成功出圈,打破圈层走向巅峰。

就像虽然前有女频IP压制后有政策追捕,但男频IP改编剧也照样出现了除玄幻、修仙等外的更加多元的类型,比如以主打悬疑的《长安十二时辰》,比如有点科幻的《庆余年》。

三、IP影视化步步为营,

终将出现一部《复仇者联盟》

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曾经说过,影视IP需要沉浸与发酵,现在爆红的IP都积累了很长的时间,不同于游戏,影视受众的年龄段要稍大一些,学生时代看的小说,通过几年时间发酵制作成影视剧,会吸引大批当年的读者,带有强力的情怀因素。

好的IP一定是优质的内容、用户沉淀,就如《复仇者联盟》背后的漫威一样。《庆余年》背后站着的,是阅文集团。

最近几年爆款的IP剧,无论是女频IP改编,亦或是男频IP,你都可以看到阅文的身影。

比如女性向IP里的《凤囚凰》、《双世宠妃》、《萌妻食神》、《国民老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何以笙箫默》《扶摇》《天盛长歌》,比如男性走向里的《择天记》《斗破苍穹》《斗罗大陆》《将夜》《盗墓笔记》。而其今年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全职高手》等从开播就伊始便占领影视剧各大榜单之首,《庆余年》也被业内人士认为是男频IP改编的最优代表。

还是坚持一个普世原则:积累到了,突破点找到了,自然水到渠成。如果说全球第二个漫威来自哪,显然,中国观影人群投票给了阅文集团。

但显然中国漫威之路充满荆棘,不管是工业化水平、还是大文娱环境,都需求要做一条特色之路。

2016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阅文曾经公开表示,作为同样IP开发的形象或文本源头,阅文希望能够学习或赶上漫威的优秀商业模式。

吴文辉说:“一个好的IP,她的生命力很长,十年、二十年都可以,如果能够超过五十年,我想阅文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化符号。”

漫威的故事开始于漫画,斯坦·李创造出了一支“漫画界前所未有的英雄战队”,后来这个战队来到了荧幕,走进了人们的脑海,蜘蛛侠、无敌浩克、神奇四侠、夜魔侠、奇异博士……随着超级英雄的故事走向全球,超级英雄热成为了美国流行文化中的热门话题。

而自七八十年代起,漫威便开始将旗下许多英雄角色的电影版权出售给其他工作室,直到2008年,漫威才掌握制片大权,将漫威电影宇宙的概念搬上银幕。在漫威的IP大场地中,漫画是原生IP创作的载体,电影、电视剧、游戏都是IP跨界开发的产物。

阅文与漫威很相似,最开始走的也是将IP版权出售给电影、电视、游戏制作公司的发展路线,不过最早时期阅文并没有像漫威一样诞生类似《X战警》的代表作品。

作为IP源头,阅文一直在不断强化体系,完善从上游IP生产到下游开发的全产业链布局,而收购新丽传媒是夯实IP影视化的重要一步。

收购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是错还是对,阅文在用最高的价格(155亿),打最危险的赌,此次《庆余年》后续的数据与口碑证明,阅文赌对了。

与新丽逐渐整合进一步释放了IP改编运营及制作能力,市场的拓宽也给了阅文更多的传播渠道,加强了作家与用户的参与度,进一步推进现实题材创作,IP运营支持等多角度联动。

阅文本身IP开发的逻辑和商业空间,也在《庆余年》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验证,这也是IP改编影视化的必经之路。

比如对《庆余年》的改编首先就是尊重原著的故事内核,尊重原著的核心价值和粉丝的需求,改编过程中阅文作为IP内容和粉丝的源头也积极参与探讨,明确原著内核价值,并组织原著粉丝进行提前观影,在改编过程中给予意见和建议。

而新丽也一直坚持精品化战略为核心,打造精品的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在保证质量的同时更好地处理剧情和完善人物,尝试在保持原著精神和合理改编之间寻找更好地融合,把控好轻松幽默气氛和大气磅礴朝堂之间的平衡,探索创新的尺度。所以抖音上关于庆余年的段子总能让人开怀大笑。

阅文的中国漫威之路不是刚刚开始,却也不会很快结束,就像男频IP改编早就开始,到现在迎来爆发一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19/12/30/201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