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手机硬件

酷派惊现神操作:靠股价大起大落刷了一波存在感

酷派几乎没有存在感,扎心了有木有?

1

作者:龚进辉

因为新任CEO的一番表态,这几天那个曾经被乐视差点拖垮的酷派股价犹如过山车,刷了一波存在感,这种神操作令人不服不行。

原来,12月6日,酷派CEO梁锐在酷派全体员工大会上表示,“截至2018年,公司还处于亏损,今年7月成功复牌后,每个月开始盈利,今年可以做到不亏损,明年争取实现扭亏为盈。”

扭亏的利好消息传来,大大提振了酷派股价,12月6日当天股价即应声上涨6%,12月9日股价直线上窜,暴涨60%,报收0.26港元,与7月复牌以来股价一路下跌呈现鲜明对比。此前,酷派股价创下52周新低,跌至0.146港元。

2

或许外界对梁锐比较陌生,这得从今年1月酷派控制权变更说起。时任酷派CEO蒋超被罢免,27岁的京基二公子陈家俊担任酷派行政总裁,梁锐则于今年8月底正式接管酷派,任CEO一职。据悉,梁锐拥有较为丰富的政府部门工作经验,此前为深圳水贝珠宝集团总裁。

不过,随着公司董事会的紧急澄清,酷派股价上涨势头很快便消退,转而呈现下跌态势。12月9日晚间,酷派董事会紧急澄清,“上述有关财务表现的陈述仅为梁先生的个人观点及希望。”

尽管根据公司内部编制的管理账目,酷派于2019年7月至11月期间实现盈利,但董事会认为有关数据未必能呈现下半年财务表现的准确情况。酷派强调,梁锐确认上述陈述仅为对员工的期望,并旨在鼓励员工努力工作,不构成公司业务及财务资料的一部分,也不反映对公司未来营运、财务或业务状况的任何预测。

换言之,酷派董事会直接打脸梁锐,酷派实现扭亏还有一段路要走,经营状况也并未迎来根本性好转,仍然身陷困境。澄清一出,酷派股价应声下跌,12月10日,以跌幅13.46%低开,最终以0.208港元收盘,跌幅达20%。

3

短短4天之内,酷派股价从暴涨到大跌,犹如过山车,难免让投资者无所适从。一个扎心的事实是,即便酷派股价实现暴涨,也与往日1港元以上的股价表现相差甚远,根本原因在于业绩实在是不尽如人意,难以打消市场悲观情绪,提振投资者信心。

财报显示,2016年-2018年,酷派营收分别为71.29亿元、28.24亿元、11.19亿元,分别亏损39.18亿元、22.36亿元、3.5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65亿元,2019年上半年仍亏损2682.8万港元。

乍看之下,酷派亏损在逐渐减少,表现似乎说得过去。而亏损减少无非是开源节流,其营收也连年下降,说明其主要靠压缩各项成本来减少亏损。因此,你会看到,酷派生意越做越小,在竞争激烈的国内手机市场几乎没有存在感,业务重心转向美国,且员工流失严重,从2014年底的6200人直线下滑至去年底的637人。

上周,高通正式发布了两款全新的5G移动平台:骁龙865系列和骁龙765系列,酷派进入其合作方名单,加上陈家俊喊出酷派要尽快发力5G市场,预示着其打算在5G时代大展拳脚。而酷派也的确具备一定实力,早在2012年便开始投入5G预研和标准化研究。

作为手机厂商,酷派的掘金机会主要在5G终端布局。不过,截至目前,其在国内市场仍未发布一款5G手机,比华米OV等主流厂商慢半拍,且在手机之外的终端布局几乎没有进展。我悲观地认为,酷派借助5G重新崛起的希望非常渺茫,很有可能会继续沉沦。

因此,酷派将业务重心转向美国是明智之举,在美国市场的销售净额占集团总销售净额的88%,而国内市场更像是大后方,以生产制造为主,指望产品大卖、销售净额大增根本就没戏,酷派26臻藏版销量惨淡就是最佳证明。

对了,即便有朝一日酷派真正实现扭亏为盈,也改变不了其越混越差、被边缘化的命运。生意越做越小是不争的事实,代表酷派只能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赚点小钱,发大财、搅动行业格局想都别想。考虑到其已成立26年,手机行业资历较深而业绩、股价、江湖地位非常“感人”,不禁让人唏嘘不已。

做个小调查:最近几年,你用过酷派产品吗(包括但不限于手机)?如果用过的话,是否令你满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19/12/11/1947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