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创投融

传化智联:潜入深水区,在变革中“攀升发展”

时隔一年,再次见到传化智联执行总裁“坚叔”——陈坚。

回忆起一年前相逢的场景,我们探讨作为见证并参与中国互联网潮起潮落的“长青企业”,传化的基因、初心与使命。犹记得谈话后,倪叔被传化的坚守所震撼,话别一年,传化变革升级的浪潮仍在我身后风起云涌。

“这一年变化太快了。”坚叔从一落座就开始的感叹,让两个小时的访谈成为了一场变化之谈,我的内心惊叹于中国物流与传化智联变化的速度、深度与强度,宛若一重巨浪在我脑海中澎湃:巨变之下,传化智联正在努力的,或许会为中国的制造业带来难得的助力和信心。

传化智联:潜入深水区,在变革中“攀升发展”

▲传化智联执行总裁陈坚

01

物流行业变化很大吗?

这个广义上的问题,从不同层次出发都会是同样的回答:很大。在大众层面上,一个普通消费者感受到的是物流速度之变:双十一次日,已经有快递送达;而作为服务产业端的智能物流平台打造者,传化智联过去一年中感受到的则是内外部转换前行之中撞击出来的变革。

传化智联:潜入深水区,在变革中“攀升发展”

经济形势的今时不同往日,就像冰块的融化是从外部开始一样,整体市场的经济转型不断将变化渗透到各个经济体的内部,尤其体现在实体经济的“巨头”生产制造业上。

在去年年底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向今年的经济工作提出的要求中,坚持多年的“去产能”隐退,表明在去除过剩产能促进经济高质量增长方面收到了一定成效。国内正在经历类似美国20世纪80年代的经济转型期,宏观经济降速换挡,产业重心开始转向高端制造和新兴服务业,生产制造业扛起降本增效的压力。

生产制造业是物流的主要货主,货主端的压力就是物流的压力,降本增效四个字催生了物流业最核心的内部性变革动因。

生产制造业作为货主对物流的需求,在于降低成本、提升效能,短视之下只是简单的运费、包装开销降低,能力之上则需要的是物流系统性解决方案。所谓系统不仅是仓储、运输的需求,还涉及到内部生产布局、采购布局、市场布局等企业内外部供应链上的经营发展。

在外部性和内源性动因的发展与挑战下,有人会问互联网技术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吗?坚叔回答:“不完全是”,互联网技术是“工具”,需要与场景、实体发生嫁接融合,从而提高效率。这一点在这两年的热词“5G”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印证,传化智联与华为试点了5G智能化公路港,园区的运行效率大幅度提升,对物流生态链的效率加速更是提供了运营价值。

当前,作为物流需求方的生产制造业对作为供给方的物流业提出了组织化、数字化等各方面的高要求。

传化智联:潜入深水区,在变革中“攀升发展”

应对之下,物流业也在探寻诸如排列组合式的方式解决货主发出的组织化难题,比如专线联盟、区域联盟之类的物流联盟体,以联合的方式共同应对挑战,减缓被时代变革冲击的速度。

由利益与生存维系的联盟体,解决了一时之需,但是否是长久之计目前仍未可知。对于整个物流业来说,需要一个组织化程度基本成熟的支撑点,为物流业的数字化、组织化给予有力支撑,也助力生产制造业行进到新经济时代的高速跑道上。而传化智联要做的,正是这个支撑点。

02

站在支撑点的角色上,传化智联的左手是深刻变化的物流需求端,右手是同样深刻变化的物流服务端,一边是为需求端提供的平台化服务,另一边是为服务端解决他们所不能解决的问题,双管齐下,织出了传化智联“一纵一横”的两条能力线。

理解传化的横向一体化水平,可以从去年我们谈了很多的公路港开始。

公路港曾是传化紧跟时代脉络的“纵身一跃”,从2003年萧山首个公路港开始,在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60多个城市落地运营,实体公路港网络与线上信息平台结合,整合并集聚内外资源,逐步改变了过往粗放式经营发展的公路物流行业,并被期许将实现巨大的价值链。

传化智联:潜入深水区,在变革中“攀升发展”

如今,在全国主要物流通道和枢纽物流城市实现初步布局之后,深耕城市将是传化智联的公路港平台接下来的重点,公路港被期许的价值开始生根发芽,重资产之上的轻资产开始轻盈起舞。公路港增添了“智能”属性,并被传化升级为城市的物流中心,从城市生产生活的角度解决物流问题,在全国各地组成了一个个区域物流服务能力综合体。

深度经营城市,就需要立足城市的产业结构调整,理解每一座城市的规划与布局,理解每一座城市生产生活对物流服务的需求,为每一座城市不同的物流需求者和服务提供者破题这些需求,提供精准化服务,让它们聚拢在公路港周围。

纵观当前的物流行业,即使是已经构建起庞然体量的头部物流企业,都可能面临大象被蚂蚁吃光的风险。物流服务者的壁垒在区域化看不见的角落里,体量在本地化面前有时不值一提,规模化的物流企业也会拼不过区域化旧有独特服务能力的小企业。而相应的,区域化小企业也容易是被独特二字拴住了脚步,很难在他乡复制相应的物流能力。

传化智联的平台网络,像一个物流界的“理想国”,不论体量大小的物流服务者把自己解决不掉的问题交给传化去解决:大型物流企业,在做好运的同时,区域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自有深耕本地的优势去解决他们的“疑难杂症”;人力有限的区域性物流企业,公路港则像一个“一园通办”的综合体,让物流公共服务“最多跑一次”。

传化智联:潜入深水区,在变革中“攀升发展”

而理解传化智联的纵向垂直化水平,则从理解传化本身开始。

传化的基业便是生产制造业,上千个化工品,上万个产品,生产制造业之中传化内部的物流复杂程度可想而知,传化比任何人都明白生产制造商在改革浪潮中面临的物流问题。

降本提效才不会被时代抛弃,这四个字背后最大的问题是难以捉摸的隐性成本。物流仓、运费作为看得见的成本,天花板并不高,而内部供应链衔接、布局的合理性、内外部供应链衔接等等,每个环节中的成本优化,是拖住企业转型步伐的锁链。

敲碎并重构这些成本锁链的,就是传化的经验与体系,核心有二:一是综合解决方案系统优化;二是系统优化能力过程中,输出物流端智能化水平。

传化正是这样在改革浪潮中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平台化、系统化、智能化下打通内部的信息孤岛,形成线上线下的“组合拳”,将物流的环节全部管理起来,实现全物流供应链的转身。如今,传化把经验转化为了产品、服务与系统,开放给所有有需求的生产制造企业。

03

一纵一横,两种能力,可以被拆分,但结合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在好与最好之间,坚叔用一个例子,也是传化智联眼下正在重点突破的环节来进行了说明:多式联运。

就在10月份,浙江省“四港”联动发展工作推进会暨联盟成立大会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召开。传化智联、浙江省海港集团、浙江省交通集团、浙江省机场集团在内10家囊括海、陆、空、信领域的领军企业联合,联动全面开局。

政府表述的四港联动正是坚叔口中的多式联运,在信息平台统一建设下,将公路与海运、公路与铁路、公路与海空实现业务上的互联互通,客户一个下单,解决所有运输环节。

传化智联:潜入深水区,在变革中“攀升发展”

传化智联与中国铁路成都局合作

公铁联运路“渝黔欧”开通了中欧班列

多式联运,是横向水平一体化物流服务的高度集中,也是纵向水平上面向制造业货主端一个降本提效的高价值服务。

为了追求这份“最好”,传化智联的组织架构也在今年随之调整:合并大区、凸显产品部和解决方案部门,让前台成为战斗型的前台,中台建成能力型的中台。组织调整后,继续实施核心能力的配备,最后为的就是让一纵一横能力全国成网。

传化智联面前的这盘棋很大,每一步都要谨慎务实,又要追求极致,最终步步为“赢”。

04

如果说传化智联的纵向能力是扎根物流,横向能力是服务生产端,那么纵横能力的交汇让传化既能身处其中,感同身受;又能跳出局外,将格局看得更清楚,也更具深度。

在坚叔看来,当物流企业盯着流量的时候,当货主在意成本的时候,传化关注的是质量与价值是否可以从高处破局深层次的需求。

货主企业、物流企业对于传化而言是客户,也是伙伴。在形容这种伙伴关系的时候,坚叔用了一个词叫“攀升发展”:

“传化往前走一步,我们的伙伴也可以往前走一步;传化具备了新的能力,往前更进一步,大家也能够往前走一步。不用去算到底是谁成长的更快,平台成长得快,大家成长得更快,这才是物流业良性的状态。”

去年我和坚叔聊了三个小时,传化智联宛如一个雄心壮志,挥斥方遒的少年;今年我和坚叔又聊了两个小时,传化智联的雄心依旧,但意气风发中更多了沉稳老练,好似一位兼具眼界格局与实力的“破局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19/12/07/1933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