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五秒科技首页
  2. 未分类

造车新势力生死年:仅一次出牌机会 行业洗牌已开始

造车新势力面临正生死大考。

1

作者:龚进辉

随着2020款理想ONE交付日期的临近,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不得不直面自己内心最大的恐惧:产品上了以后不成功,没人买或者是卖的量生不如死,或者是重大质量问题。因为他深知,理想汽车只有一次出牌机会,如果一次不成功,就再也没有出牌机会,哪怕融到钱都没有用。

其实,不光理想汽车只有一次出牌机会,其他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玩家同样如此。从2015年互联网造车元年到2019年互联网造车生死年,短短4年下来,经过融资、招人、造车、造势,造车新势力已到了给投资人和用户交出成绩单的关键时刻,最起码要造出车来,在市场斩获不错销量那就更好。

不过,对于绝大多数造车新势力玩家来说,新车量产下线仍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坎。据不完全统计,国内造车新势力超过500家,但截至目前,实现交付的只有区区9家,即蔚来、威马、小鹏、合众、新特、云度、前程、电咖和零跑汽车。这意味着,其他491家新造车企业仍停留在PPT造车阶段,量产交付遥遥无期,包括保持超高声量的奇点汽车和FF。

而无法实现量产,实际销量为0,将直接影响其营收,前途一片黯淡,要么直接凉凉要么转型为代工厂来获取一线生机。即便是已实现量产交付的9个玩家,日子也不好过,新特、云度等第二梯队销量仅为几百辆,2018年年初就上市的零跑汽车S01,首批交付只有少得可怜的10辆,销量惨淡为它们的造车之路蒙上一层阴影。

至于第一梯队的蔚来、威马、小鹏,则形成“三足鼎立”局面,累计交付量均已超过万辆。看似风光无限,强势领跑造车新势力,但与各自既定目标尚存不小的差距,且各有各的烦恼。

数据显示,从上半年成绩单来看,小鹏、威马、蔚来交付量位居前三,分别为9596辆、8747辆、7481辆,而各自年度计划为4万辆、10万辆、4-5万辆,被打脸基本上板上钉钉。尤其是威马,竟然定下年交付量10万辆的目标,被外界质疑为大跃进,也有人当笑话来看。

三大头部玩家完不成既定目标,与车市低迷和补贴退坡不无关系。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迎来28年来首次年度下滑,车市寒冬弥漫着整个汽车行业;从今年6月底起,新能源汽车整体补贴力度退坡50%,并取消地方补贴、补贴门槛明显提升,直接冲击新能源汽车行情。

工信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61.7万辆,同比增长49.6%;而2018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为41.2万辆,同比增长111.5%。由此可见,车市大环境不佳,新能源汽车市场已出现明显增速放缓,而随着今年6月底新能源补贴新政过渡期正式结束,价格上涨直接冲击销量,顿时被打回原形。

从7月至10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经历4连跌,其中10月同比跌幅更是高达45.6%,这对于身处其中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显然不是个好消息,代表竞争将更为激烈,越来越犯不起错,必须步步为营。

如果说受到无法左右的车市大环境牵连还情有可原,那造车新势力自身产品硬伤让用户心生疑虑纯属自作自受。除了冬季续航里程明显缩水饱受诟病,蔚来、威马、小鹏均因产品质量而受到外界质疑。

2

蔚来方面,2个月内ES8连发3起自燃事件,引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注意,蔚来不得不在6月底宣布召回4803辆ES8,占蔚来总交付车辆数的近30%,成为造车新势力史上首次召回。在ES8自燃调查报告中,蔚来将问题矛头指向NEV-P50模组电压采样线束走向问题,召回事件犹如一记重拳打向蔚来,直接影响其7月销量,仅交付837辆。

威马方面,今年9月底,EX5在温州某公路旁发生起火,威马官方否认与电池自燃有关,称车辆所装载电池包在事故中未发生起火和爆炸。事实上,这并不是威马第一次发生起火事件。2018年8月底,EX5在威马成都研究院内起火自燃。尽管两次起火事件并未严重到像蔚来一样召回ES8,但用户在选购EX5时难免会对其电池安全打个大大的问号。

小鹏方面,今年8月,有部分车主反映小鹏G3底盘护板位置隔音材料竟然使用订书针固定,虽不能说明工艺不合格,但主流厂商基本不这样做。同月,广州一辆用于共享出行的小鹏G3在行驶中撞到绿化带的水泥护栏,疑似发生断轴事故,有鹏出行否认“断轴”,但并未解释此次事故中暴露出的小鹏G3在前转向节、车辆轮毂的质量问题。

总之,三大头部玩家的首款量产车型,整体产品表现并不成熟,难以让用户完全满意,并强烈推荐给身边亲朋好友。当然,互联网造车属于商业运作范畴,产品只是其中一环,做好产品定义、量产交付、售后服务即可,还必须在其他方面迎难而上,但现实是处境艰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蔚来方面,巨额亏损是困扰蔚来的首要难题,2016-2018年,蔚来净亏损分别达到25.7亿元、50.2亿元、96.39亿元。李斌喊出“你不能指望一个4岁的孩子养家”,这话没毛病,但蔚来起码得朝扭亏为盈的方向一步步靠近,而不是认为现阶段亏损理所当然。

长期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下,蔚来不得不仰仗资本输血,但其融资过程并不顺利,今年先后被湖州市政府、亦庄国投爽约。为了活下去,陷入钱荒的蔚来不得不竭力控制成本,裁员是手段之一,9月底前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不可避免影响内部士气。

3

威马方面,与吉利的恩怨纠葛成为威马造车路上的一大不确定性因素。今年9月,吉利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即EX5复制吉利GX7、远景SUV,将威马告上法庭,该案件诉讼标的高达21亿元,成为国内知识产权界诉讼金额最大的商业纠纷案。同时,有消息称,吉利还将沈晖、侯海靖等在内的100余名原吉利员工告上法庭。沈晖曾在吉利担任要职,而侯海靖则是吉利GX7、远景SUV的操盘手。

其实,造车新势力从传统车企挖人早已是公开秘密,因为打磨汽车需要工匠精神,威马们面临底盘、电池安全、续航等专业的技术问题,高薪挖人为攻克技术难题奠定坚实基础,但没有节制也为威马们带来新麻烦。威马正寻求半年内完成D轮10亿美元融资,而吉利起诉威马一案仍有待法院判决,或影响其融资进程。一旦吉利胜诉索赔21亿元成功,那威马生存将愈发艰难。

小鹏方面,与沈晖被前东家起诉类似,小鹏两位员工也分别面临被前东家特斯拉、苹果起诉,理由是涉嫌窃取公司自动驾驶相关资料,不管小鹏是否属于躺枪,都或多或少影响其品牌声誉。同时,在产品节奏和营销策略把控上欠考虑,也让小鹏在用户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G3第一批车主刚提车,小鹏就推出一款续航多出100公里、售价便宜近万元的新车型。今年7月,小鹏发布小鹏G3 2020款引发老车主不满,尽管何小鹏第一时间道歉,并表示老车主3年内再购买新车享受1万元尾款抵扣,但事态并未因此平息,反而愈演愈烈,由此演变为小鹏自成立以来面临的最严峻的一次信任危机。

在我看来,作为造车新势力的优秀代表,蔚来、威马、小鹏都过得不如意,那其他仍深陷PPT造车泥潭的玩家就过得更不如意,用“徘徊在生死边缘”来形容并不为过,再好的造车理念、营销炒作再高级,到头来还是败给残酷的现实,背后是它们高估了互联网的优势、低估了造车的难度和复杂性,对造车缺乏敬畏之心。

依稀记得去年4月底李书福炮轰互联网公司造车现象,直言它们靠炒作互联网概念到处忽悠,看着老百姓辛辛苦苦赚的钱被忽悠很心疼。其实,“老百姓”不光指用户,还包括投资人。在他看来,主宰未来汽车工业的命运在于传统汽车公司的自我觉悟,自己要醒过来,而不是听那些互联网公司一天到晚忽悠。

这并非李书福首次痛斥互联网造车热,他曾指责大多数造车的互联网企业抛出的只是概念,并无具体可行方案和产品,还diss它们不懂汽车,意在资本市场上圈钱。有人为耿直boy李书福叫好,认为他敢讲真话,而被他抨击的造车新势力自然有点不爽。

4

奇点汽车一高管回击道,“十年前笑话吉利、比亚迪、长城,今天被吉利、比亚迪、长城笑话。在趋势面前,新旧国有自主品牌应该互相学习,不分先后才对,智能和沙发不矛盾。”时至今日,奇点汽车的量产车连影子都看不到。我想说,别怪李书福怼得狠,不少造车新势力玩家真把吹牛当竞争力。

随着特斯拉加速入华、传统汽车巨头重仓,新能源汽车行业洗牌已开始,留给造车新势力的窗口期越来越短,市场不会给蔚来、威马、小鹏等玩家第二次机会,希望它们少谈颠覆,活下来才是第一要务,而传统车企底子好、加速变革,将如李书福所愿,在新旧势力的交锋中胜算更大。时间终会证明一切。

造车新势力生死年剩者为王,绝大多数玩家都在为生存而战,长江汽车、拜腾汽车等已开始掉队,而逐渐起势的蔚来、威马、小鹏虽不用为生存而发愁,但远未到高枕无忧的地步,必须思考如何走得更远、走得更好,非常考验它们的商业智慧和耐力。

造车始终不是一场只靠资本就能运作的游戏,最终还是要靠产品在市场上站稳脚跟。造车不易,且造且珍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19/12/05/192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