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3k

 IPO手记:生死有命,各奔东西 - 五秒科技
  1. 首页
  2. 创投融

IPO手记:生死有命,各奔东西

IPO手记:生死有命,各奔东西

沪江的IPO之旅,到今天,可能算是正式结束了。

和沪江的很多朋友都认识,聆讯后近半年,最终落得这个结局,眼看着他们从满心欢喜到备受煎熬、挣扎,一时觉得钻心的遗憾。

我们常用“树倒猕猴散”形容人情冷暖,不过很多时候,大家散得并不如此潇洒,有时甚至略显落寞。沪江的几位公关朋友,大概就是如此吧。

“我们部门一开始说裁2/3,留核心骨干,3月上岸了一批,4月份全员被临时通知走人,现在只剩GR了。”沪江的一位离职公关人员对我感概,“我们都希望沪江好,也坚持到了最后,身边好多朋友都说沪江十几年了,老牌公司,不可能说倒就倒……”

“真觉得挺可惜的,我将近十年前就是沪江社团的用户……没想到最后是这么个结局,小天时决利钝,大天时决兴亡吧。”另一位沪江朋友如是说。

“想先休息一段时间,折腾的心累”,离开后的这几位朋友,一半都在待业状态,“一群待业青年,哈哈,好像工作也不算难找,就是平台没那么好了吧”。

这些简简单单的话,却让人觉得有点心酸。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IPO,可能是不多的能够迈向“财富自由”的路径,运气好一点,多忍一忍,不说要财富自由吧,总算能有一些丰厚的回报。

而IPO失败,大家就只剩下默默走人、另寻他处这条出路。最近有几家公司在美股成功上市,听说有人都二次财富自由啦,相比之下,说“不成功,便成仁”,也不为过吧。

“沪江这波对我们影响其实挺大的,外行人都觉得多少是公关的锅”。虽然事实并非如此,但,这就是公关人员不得不忍受的一面。

可能因为是公关同行的关系,我对他们的处境感同身受,甚至,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我本身是一家互联网家装平台的公关负责人,我们早沪江这些公司一步成功登陆港交所,现在想想,如果我们同样失败,我可能也无法预料自己目前身在何处吧。

上市之后,总有几个媒体来消遣下你,至今还破发啊,股价不给力、投资人似乎不怎么买单呀。面对这样的牢骚,我基本是无视的,大市不好,没什么好说的。18年下半年开始,眼见上市失败的公司一个接一个,对于我们这些已经上岸的公司来说,短期的波动,又能算什么呢。

虽然,上市成功也并没给我带来所谓的财富自由,不过,也唯有感恩吧,感恩时运总算待我、待我们不薄,其他的,不敢、不能也无法祭出矫情,再做他想。

客观说,在企业IPO过程中,除了管理层,最重要、最忙碌的,应该就是这群公关人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站好最后一班岗,公关团队的责任异乎寻常地重大。对于赴港IPO的企业来说,提交A1之后,和业务层面就已经没有了太多关系。

虽然,我们常常把这段时间称之为这家企业的静默期,你不好表态,你更不好辩解。也正因此,静默期反而成了竞品们,最佳的打击时期,而这些打击,远不是在网络上搞几个爆料、弄几个负面那么简单,更多来自于难以预料的、各种维度各种角落的质疑、举报乃至于投资人的压力。

而这些所有不为人知的压力,身处IPO进程中的企业,又务必不为人知地、最快速最高效地去整改、处理、解决。

抗得过去,大家皆大欢喜。抗不过去,就走人吧,谁也不必多说什么。也无什么颜面可说。

有时候会感叹,在资本的战车前面,我们这些螺丝钉们,是如此渺小,你无法阻挡,无法撬动,甚至无法靠得太近,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祝福着它,只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舍身一跃,迎接一个谁也无法百分百预料的结局。

生死有命,或者各奔东西。潮起有时潮落,各自祝福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五秒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stmt.com/2019/05/08/1407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